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盗墓类网文千千万,为什么只有《盗墓笔记》能够成为顶级大IP?

骨朵网络影视2019-11-07 15:44:34

作者:陈子丰

来源:媒后台(微博@北大网络文学论坛)

原文标题:经典解读丨“盗墓小说”:粉丝传奇的经典化之路——《盗墓笔记》为例


“盗墓”是网络小说中一个相对特殊的类别,在被这个述宾短语限定的狭小范围内繁殖出一个庞大类型绝非易事。事实上,起点中文网灵异大类下大部分的盗墓小说都不温不火,“盗墓”的门户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鬼吹灯》(天下霸唱)、《盗墓笔记》(南派三叔)等“开流之作”的支撑。它们通过其显著高出侪辈的精妙结构、动人情节和风格化语言,在长期“被跟风”中成为经典,并以其光环效应为整个类型捕获了庞大的读者群。故而,这些原型文本不失为讨论“盗墓”小说魅力的理想入手点。


本文以南派三叔《盗墓笔记》(以下简称《盗笔》)系列为出发点,《盗笔》最初作为《鬼吹灯》同人在百度贴吧连载,因大受欢迎而于2006年进驻起点中文网。小说系列包括《盗墓笔记》、《藏海花》、《沙海》,以及穿插其中的《黑瞎子师父》、《三日静寂》等独立中短篇。本文希望通过文本解读和粉丝反馈的互证,剖析这一类型小说的快感机制、审美倾向和传播影响特征。




比起不祧之祖《鬼吹灯》,《盗笔》更像是挂在“盗墓”钉子上的一件融探险、悬疑、黑帮谍战甚至现代武侠为一身的百衲衣。


小说开始于山东古墓的一次探险,可是更加复杂的人物关系和线索浮出水面,“盗墓”行为反而越来越背景化,读者中最热门的话题,也从“墓里到底有什么秘密”、“‘终极’是什么”变成了 “张起灵有怎样的过去”、“吴邪设计的反击能否粉碎汪家的控制”,正如南派三叔借小说人物“三叔”之口点出的:“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这部小说对于自身“盗墓”的类型似乎有意无意地总有点离经叛道的意味。


在网络时代之前,“盗墓”并不是中国文学中常见的题材。为数不多的研究者常将“盗墓小说”的渊源上溯到《搜神记》和《太平广记》中《李娥复生》、《严安之》等涉及战乱年代(魏晋尤甚)的盗掘活动。


这些志怪小说的确为网络小说提供了关于盗墓职业传统、墓葬机关设置、墓中神异传说等的材料;《鬼吹灯》和《盗笔》中最重要的盗墓者名号“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就来自于曹魏时代的史料记载 。然而,这一主题在传统文学中止于笔记小说,唐之后未能发展出结构更复杂的中长篇作品。


比起本土志怪,和盗墓小说血缘关系更密切的,或许是近代以来风靡欧美的探险小说,尤其是以《所罗门的宝藏》、《古墓丽影》、《夺宝奇兵》为代表的丛林考古探险类小说(包括翻拍的电影)。


对于丛林探险经典结构的借鉴,作者在各种创作谈中毫不讳言。国内很多探险小说作者都起步于模仿欧美经典,但其千篇一律的模式下粗糙的情节和人物刻画,以及难以掩饰的殖民色彩已经开始将这一类型拖向了下坡路。




而对于《盗笔》,一方面小说深厚的知识背景、复杂的世界观和作者驾驭多线情节的能力使得借鉴有别于一成不变的生搬硬套;另一方面“探险”、“夺宝”显然不是小说的“终极”所在。


当主人公吴邪在三叔、张起灵、陈文锦口中三个版本“二十年前科考队”的罗生门中苦苦探寻当年真相时,读者会感到心被《盗笔》所构建的悬疑世界牢牢抓住;当回到地上,吴邪和解雨臣以三爷和小九爷的名义清理门户、收复堂口时,或许会看到香港古惑仔电影和黑帮小说的影子。


甚至小说中武艺高强又熟悉现代军械,同时个性鲜明、侠肝义胆的众多人物还有几分“当代的”武侠小说的面目。探险小说、黑帮小说、悬疑小说都是在国外发展比较成熟、有很多脍炙人口的中文译本,然而本土写作在网络时代之前并不发达的小说类型;“武侠”能否用当代素材表现也一直是通俗文学的一个棘手问题。


在南派三叔的创作中,这些小说类型的要素以“盗墓”的名义集结在一起,较为充分地利用各自丰富多样的审美和快感机制,构建一个仿佛触手可及的万花筒般的小说世界。


它所开启的,不仅仅是一个类型,而是之后诸多网络写手争相模仿而难以神似的一种“万物皆备于我”,以鲜明主题贯于多元素材之中的更为自由的写法。因此,这样一部文本的成功所带来的启迪,是远非“盗墓惊悚”题材下的其他作品所能企及的。




除了类型上的融合与创新,《盗笔》在点击和销售上骄人的成绩也使其成为网络文学中“不得不说”的奇迹。


小说自2006年进驻起点中文网来,已完成的14部长篇和相关中短篇一直高踞盗墓类小说排行榜榜首,并时常在更新时造成点击量爆炸。


《盗笔》实体书九部总销量超过1200万册,长期蝉联(甚至包揽)各畅销书综合排行榜前三名,获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最佳冒险小说奖,并使南派三叔自2010年来一直稳居作家富豪榜前列。伴随巨大阅读量的是稳定而活跃的粉丝群体——“稻米” 。


稻米的聚集之地“百度贴吧•盗墓笔记吧”有超过3,000,000粉丝,是“灵异超能力小说”目录下最热门的。作为小说周边,《盗笔》拥有极东星空工作室等多版官方漫画、数款app游戏、已于2015年夏季创造点击纪录的网络季播剧、即将上映的大电影、两部全国巡演的话剧,以及不可计数的主题密室、道具、画册、手办、广播剧、同人小说和同人歌。


在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网络文学时代,《盗笔》系列声势之浩大、热度之持久足令人叹为观止。这些成绩都使得这部作品成为网络小说研究不可回避的重点。


数字背后,什么样的人以十年如一日的热度和作者一同创造了这个奇迹?仅从最具代表性的百度贴吧看,稻米年龄多在30岁以下,以高中、大学或专科学校在校生居多,也有少数是受子女影响的中年读者。


除此之外,“稻米”们在学历、职业、尤其是性别上并未表现出明显特点——充满惊悚、枪械、格斗、推理的小说获得了几乎同样众多的男性和女性读者,这与人们惯常的经验很不一致。


我们或许可以通过“稻米”集结的贴吧中男女“稻米”略具差异的粉丝行为来理解小说对不同人群的吸引力。贴吧上最受欢迎也是最容易进入精品区的帖子是考据分析贴和同人作品(小说、歌曲、画作、COSPLAY等)。这些文本的存在对于研究者来说是了解小说原著的吸引力来源、快感机制的绝好材料。



稻米的聚集之地“百度贴吧•盗墓笔记吧”稻米的聚集之地“百度贴吧•盗墓笔记吧”


考据分析帖为悬疑小说所特有,根据作者在情节推进中留下的伏笔、线索,对小说的核心问题给出自己的推断,并预测小说的走向。


《盗笔》更新过程中,最著名的考据帖要数暖和狐狸2011年初发布的《盗墓笔记之最终的大谜团》,这篇文章对于小说细节的注意、逻辑思维的缜密和对于神话和历史体系的如数家珍都令人眼前一亮。


更加传统的读者或许难以理解对虚构作品进行如此详实考证的意义,对他们来说,将用来消遣的小说当真是幼稚、孩子气的。而考据帖的作者虽然也不会相信长白山下真的有青铜门,却的确选择了用更严肃的态度对待这份娱乐性的文本,同样也选择了相信作者是以“较真”的态度来创造它的。


在文化消费的“杂食性”(omnivore)已经逐渐取代了分层的“专食性”(univore)的时代,好的作品时常需要容纳不同梯度、种类的需求。


近年来《盗梦空间》、《星际穿越》等“烧脑”大片在普通观众中的叫好又叫座可以证明,在轻松愉快之外,开动智慧、运用和补充知识同样是快感来源。


而《盗笔》作为考古探险和悬疑小说的优秀混血儿,驾着“考古热”、“历史热”的东风将丛林荒漠生存技能、西南少数民族风俗、文玩赏玩常识以及必不可少的历史典籍知识自然地穿插于节奏紧张、悬念迭出的叙述中,当然可以让读者大过“烧脑”瘾。


所谓“考据帖”,一定意义上就是读者认同,并希望主动参与这种“烧脑”的快感机制的表达。


考据帖作者大都使用男性账号,似乎符合人们对于男性的理性化期待。这或许与男性“稻米”通常更擅长的古代军事史和武器知识对理解考古探险小说有帮助有关。


在同人写作圈腐女一统天下的情况下,“考据体”网游攻略式的语言也可以帮助作者回避掉雕琢词句、铺设感情线的麻烦。


然而,“烧脑”并不是男性“稻米”的专利。解谜仍然是被女性账号占领的《盗笔》同人小说中主要的题材,但相对于考据帖,解谜向同人更加自由:不追求唯一答案,只要符合原作逻辑、线索,一千个写手可以写出一千本吴邪的《盗墓笔记》,甚至诸如三品不良和type_Omega(均为女性账号)等理科背景强大的写手可以将原作的一点科普的味道放大为《观棋不语》这样精彩的软科幻。


不过同人小说和考据帖最大的区别还在于对人物情感和情怀“走心”的渲染。其实可以将同人小说理解成一面放大镜,用“YY”(意淫)和分享的方式放大读者最受触动的一面。


比起大多数网络作家,南派三叔的抒情风格明显带有“有泪不轻弹”节制,善于在硬线条叙事的间隙穿插自我克制的人物口语化的抒情,着墨不多但能恰如其分地直戳痛处。


譬如在荒漠的篝火旁一向沉默寡言的张起灵感慨自己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潘子在古楼临终前吼起一首《红高粱》壮行,笔墨越是寥寥越要引得读者唏嘘落泪。


更多的时候,情感完全隐藏在叙事背后,读者无法直接接收,但可以结合自身经验和人物产生共情。


小说主人公吴邪从优柔寡断的添头和爱吐槽的狗头军师,经过种种离别、磨难、牺牲和无休止的斗争成为有勇有谋而令人扼腕的悲情英雄,读者所感受到的除了怜悯、同情、震撼,往往还有同样作为平凡者,对他所有的,最终将他塑造成非凡者的传奇经历的向往。


带着这种情感,“主角的成长”成为《盗笔》同人最常见的题材元素。同人写手们常延续原作的第一人称,有意无意地将主观心理代入到他的喋血生涯中去想象他内心的恐惧、挣扎和希望。


一方面按照自己的喜好充实了小说的情感框架(这也是当代阅读机制的特点,相比于轰轰烈烈的感情唤起,读者更愿意从自身情感出发主动产生共鸣);另一方面在这一过程中,同人作者和读者也似乎暂时地超越了平淡的日常生活,在文字之间过了一回“刀头舐血”、“江湖恩仇”的瘾。




除去主角的成长,小说前景最凸显的是友谊。《盗笔》近乎夸张地将同生共死的友谊作为小说坚不可摧的基底。


小说中吴邪、王胖子和张起灵这个“铁三角”超越《鬼吹灯》里胡八一、王凯旋和Shirley 杨的版本,成为当代网络小说中几乎最经典的友情组合。


友谊并不仅限于个别主角之间,这部小说所有次要人物都带着属于自己的色彩和轨迹牢牢地联结成了一个整体。抹去盗墓的神秘色彩,这个整体就是一个“黑社会”,老九门势力的交错联接、吴三省(三爷)对于潘子和哑姐;吴邪(吴小佛爷)对于王盟、坎肩等人的克里斯玛权威,以及小说中时常出现的黑话勾勒出这个黑社会的轮廓。


它具有我们所熟悉的经过审美想象的黑社会团体的显著特征:重义轻生的亡命之徒、拟家庭化的亲密关系、绝对的信任、出色的默契和协作能力,以及“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献身主义精神——危险、非法,然而的确在人际关系受到质疑,交往普遍缺乏安全感的时代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或许因为“两肋插刀”,颇具古风的友情在个人原子化的时代书写中已经比较少见,大量的耽美同人书写将这种友谊转译为爱情——友谊的浓度太匪夷所思,只能转换成更熟悉的爱情去“合法地”理解,何况这种荡气回肠的大手笔“爱情”让见多了你侬我侬的小儿女情长的读者眼前一亮。




酣畅淋漓、大开大阖的感情抒写是小说吸引读者的重要快感,然而又不仅仅是人们期待于网络小说的快感。


一方面,满纸重义轻生的豪情壮志、刀光剑影的传奇生活,以及潇洒写意的各色人物接续了武侠小说留存的浪漫主义美学传统——追求热情奔放的情感、超乎寻常的形象;强化美和丑的对比;鼓吹自由、爱和人道主义精神;构拟超越于生活的理想……


这些在现当代文学中被现实主义压抑的美学倾向在网络小说中获得极大发展,而吸收武侠、黑帮小说元素的《盗墓笔记》表现得尤为突出。


另一方面,小说中的人和物:主人公吴邪以卵击石万死不辞的勇气;张起灵毫无怨言的自我牺牲和永无止境的自我救赎;王胖子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侠骨和为爱人终夜开眼的柔肠;黑瞎子“多惨都能够笑出来”的潇洒意气,潘子以生命验证的不渝忠诚,三代人父死子继的艰难探索,患难朋友的风雨同舟……又真切地传递着“正能量”,从精心搭建的超越现实的浪漫传奇大厦中投射回现实生活,创造出“此在”的社会价值。


和小说主角吴邪一样,南派三叔熟练地运用“以退为进”策略。


表面上,他用过来人的犬儒面孔和最丑恶的人生际遇教导读者“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但同时,又不遗余力地表现在种种黑暗的挤压中,在这些沉沦于社会价值体系最底层,像蟑螂一样不免被碾压的亡命之徒身上粗糙,但是坚如磐石的友情、亲情和爱情。


他甚至还试图在他们面目并不美好的世界中建立一个同样粗糙朴实的正义观:倚强凌弱是不义,以弱抗强是义;为生存而挣扎是义,但以生存为代价捍卫自由是更高的义。


在恶劣的条件下,这种粗糙的义每每面临残酷的比较衡量。极端条件下的选择固然不足以称之为道德,却可以成为其价值底层。


相比于理想化的“白莲花”标准,小说中表现的“从权”与否的挣扎更能打动生活中处处遭逢道德困境的当代人。审慎地讨论灰色领域,无论能否成功给出自己的答案,都是网络小说更负责任、更成熟和更受到理智而非快感控制的表现,既不同于不负责地以越轨为乐,更不同于用一路畅通的道德顺境来制造道德快餐。


评论界往往忽视或不承认网络小说价值和美学层面的意义而仅从文化工业的层次加以讨论,这使得本文为了描述小说而选择理论时总是煞费苦心而不得理直气壮。似乎通俗网络小说的身份本身还没获得理论合法性,更遑论经典性了。


这当然是不利的,无论理论界对于网络小说如何欲说还休,八月的长白山上仍旧人山人海;百万稻米仍然在贴吧上人声鼎沸;《盗笔》系列仍然在畅销书榜首傲视群雄——回避只能让理论落后现实。


如何常态化地、有效地观照和评价《盗墓笔记》和类似的小说作品对于我们是一个挑战。


浙江作协曾经选送《盗墓笔记》参加2011年茅盾文学奖评选,然而初选即铩羽。评论界态度微妙的转变或许昭示着:也许有一天这些网络文本终会被人们视为传奇,但是现在它们还在路上。


这种“传奇”能否完成自身经典化的洗礼,或许“时间会给我答案”。但也需要社会理性和包容的体认,以及网络小说对于自身位置积极的找寻和建构。




文章配图来源于网络




1.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2. 转载事宜请联系邮箱:jgd@jinguduo.com或联系QQ:3243763083;

3. 获得授权后转载请注明:作者:XXX|来源:骨朵网络影视|公号ID:guduowlj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