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胖鱼小说酱】言情连载文推荐!--2017.7.7

胖鱼小说酱2019-07-17 10:48:45

“啊,好痛……”

“不准逃!”

“我不要了,不要再继续了!啊……”

林宛白睁开眼睛,身上陌生的疼痛感让她惊觉一切不是梦。

身处的环境是酒店的套房,晨光朦胧地透进来,她从里到外的衣服都皱巴巴的堆在地上。

她昨晚被人欺负了……

林宛白捂着脑袋拼命回想。

她在地下pub做兼职,负责给客人推销酒。昨晚,有位老顾客非缠着她喝了酒才结单。

喝了之后她发觉酒有问题,好不容易才逃走,情急之下她钻进个空房间,之后的记忆就模糊了……

浴室的门忽然被打开。

林宛白这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别人,忙拉高被子裹住自己。

出来的是个男人。

身材高大壮硕,五官的轮廓刚毅粗犷,异常俊朗。

他腰上只围着条浴巾,胸肌结实饱满,再往下是标准的八块腹肌和隐隐可见的人鱼线。

他的头发还在滴水,这滴水,沿着他身体的线条,没入了白色的浴巾。

林宛白红着脸收回视线。

她最宝贵的清白就是被这个男人夺走的!而且还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男人走过去将窗帘拉开,从桌上拿出根烟点上,回头斜睨着她吐出口烟雾,“看什么,想再来一次?”

来个鬼!

林宛白在心里恨恨不平。

痛失清白已成事实,她裹着被子下地,将衣服一件件捡起来,抱到浴室里穿上。

等她出来时,男人还站在落地窗前。见她出来,他弹弹烟灰,径直朝她走来。

林宛白紧张的往后退了半步,却见他只是俯身捡起地上的钱夹,拿出来两沓钱,随手一丢。

“昨晚你很热情,我也很享受,这里有两万块。你拿着吧。”

林宛白看着那两沓钱。

两万块不多,但足够外婆一个月的医药费。

她抬起头,男人有双很沉敛幽深的眼眸,视线相撞,里面的冷冽嘲讽之意也就一清二楚,在他眼里,像她这样随便跟男人睡的女人,只值这么多。

浓浓的羞辱感从心底往上涌。

林宛白死死盯着男人。

男人冷笑,微微眯起眼睛,“不要钱,该不是想让我对你负责吧?”

他的声音,充满了嘲讽和鄙视。

林宛白心下恼怒,将手伸进自己的牛仔裤兜里。

裤兜里,有两百块钱。

她拿不出两万块,但两百块她还是有的。

她向来老实巴交,总是人群中最不起眼的那一个,也从没和人吵过架红过脸。

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林宛白扬手,将两百块用力朝那张俊脸甩过去。

“两百块是我出的价格,怎么了?不要钱,是想让我对你负责?”林宛白学着他刚刚的语气,也冷笑一声,“做梦!”

话毕,她挺胸抬头的离开,虽然走路姿势因酸痛有些歪扭。

两张红色人民币从眼前甩过,三十年的人生里,霍长渊第一次彻底愣在了原地,直到她离开后才反应过来。

暴躁的掼起被子,下面却露出干了的一块血迹……

那是她昨晚留下的。

公车上晃荡了半个小时,林宛白终于到家。

林宛白把自己从里到外洗了三遍,皮肤搓的通红,直到身上陌生男人的气息终于不在了,她才从浴室出来,走路时腿间还是特别疼。

“小白,女孩子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自重、自爱,哪怕是遇到真心相爱的人,也不要轻易交出自己!这样,以后的丈夫才会珍惜你。”

妈妈的话犹在耳边,林宛白咬住手背,抽泣起来。

手机响了,是医院打过来的:“林小姐,你外婆的医药费下周一前必须交了!”

“我知道了……”

林宛白挂了电话,就开始换衣服。

生活就是这样残酷,连悲伤的时间都不给她!

舍不得钱打车,又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公车,等她赶到到父亲家时,都快中午了。

这里是冰城有名的富人区。林宛白轻车熟路进了别墅内。

手指下意识地攥紧,每次来这里,对她而言都是一种折磨,可是没办法,医院的外婆还等着交医药费。

刚进门,就被王妈给拦住了,“大小姐,老爷今天不方便见你,他和夫人正接待贵客呢!”

她嘴上称呼着大小姐,态度却丝毫不客气。

平常林宛白可能转身就走,但今天不行。

转身佯装离开,趁王妈放松警惕,她闪身就往里跑。

王妈在后面喊,“大小姐,你可不能进去!夫人,夫人——”

“啪!”

林宛白陡然被扇了个耳刮子。

走出来的李惠气势汹汹的瞪着她,“小贱人,谁让你进的!”

林宛白捂着火辣辣的脸,对这样的针锋相对已经习惯了。

十多年前,想要小三上位的李惠逼到她妈妈跳楼,当时才8岁的她亲眼目睹这一切,发疯般冲向李惠,不知道是不是报应,李惠被她撞到在地,流掉了肚子里未出世的儿子。

“我找我爸。”林宛白想到外婆,只能忍气吞声。

“你爸没功夫见你!家里有贵客,别在这给我添晦气,赶紧滚!”

“我找我爸有重要的事!”

“能有什么重要的事,还不是要钱?”李惠冷笑,咬牙切齿的,“一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到你死了的贱人妈,一身晦气!死就死了呗,还留下你这个小贱人来天天讨债!母女俩都贱!”

林宛白好像又回到了8岁的时候,发疯般冲上去,“不许你说我妈!”

可旁边有王妈扯着,还不等她近身,李惠已经劈头盖脸的给了她几巴掌。

“不知道有贵客吗,吵什么!”

似乎是听到动静,林勇毅走过来皱眉沉喝。

李惠忙过去,第一时间告状,“老公,都是你的好女儿出言不逊!”

林宛白没心情和她掰扯,说重点,“爸,医院那边催外婆的医药费……”

“改天再说,现在家里有客人,你先回去吧!”林勇毅不耐烦的直接打断。

“拿不到钱,我不会离开。”林宛白不动。

“老公你看她什么态度!”李惠从来都会找准时机,一脸的委屈,“她还……还拿当年的事情讽刺我!你要知道,咱们的儿子就因为她死了,她还说活该你林家没有人继承香火!”

林勇毅果然大怒,握着的健身球砸过去:“畜生!”

林宛白稍稍偏头躲过了,可下一秒,林勇毅就猛地踹了她一脚。

她被踹中了肋骨,整个人都向旁边飞去,撞在了大理石的柱脚上,疼得她闷哼一声。

疼痛到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锃亮的皮鞋。

顺着笔挺的裤腿往上,林宛白看见了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双眼睛。

一双沉敛幽深的眼睛。

是他!

短短数个小时内,竟然再次相见。

原来林家人嘴里的贵客是他。

男人和她一样,眼里划过一丝怔忪,但转瞬即逝。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下巴犀利的线条没有半点变化,像是世界上最冷酷无情的神祇。

林宛白没有再看他一眼,也没有奢望他会向自己伸出援手。

旁边站着的林瑶瑶,此时蹲在她跟前,一脸的天真无邪,“姐姐你也真是的,不要每次来都惹爸不高兴,明知道他一直血压高!”

“爸,您也消消气!有什么话好好说,再说长渊哥哥还在呢!”

林瑶瑶和李惠一样,永远在林勇毅面前扮演乖乖女,顺带踩她一脚。

林勇毅火气消了不少,赔笑对霍长渊解释道,“长渊,让你看笑话了!”

霍长渊只牵了下唇角,一脸漠然,似乎对别人的家务事并不关心。

林瑶瑶从钱包里拿出薄薄的人民币,“姐姐,我这里只有三千块,还是上个月攒下来的零花!虽然爸有钱,但你也知道,我从来不乱花钱的!”

鬼话连篇,谁信?

“林宛白,还不快走!”林勇毅厉声道。

如果不走,免不了又遭到毒打。

不知为什么,林宛白不想让霍长渊看到她的狼狈。

捏着杯水车薪的三千块,林宛白拂开林瑶瑶伪善扶过来的手,咬着牙,硬生生自己站了起来,挺直背一步步走出别墅。

身后传来李惠没好气的喊,“管家,赶快来把地毯换了!脏死了!”

别墅距离公交站,要走挺长一段路。

林宛白将紧紧攥在手里的三千块揣在兜里,她没有选择将钱扬在那对母女脸上,不是她没骨气,因为这是林家的钱,而林家欠她的。

“滴……”

她回头,看到身后不知何时跟上来一辆白色的路虎。

看清里面的人,林宛白脚步不停,可路虎却一个急刹车挡在了她前面。

林宛白想绕开,男人已经打开车门迎面走过来。

从他的眼神里,她看得出他想说的话:早知如此,何不乖乖收了他那两万块钱。

“给你。”霍长渊递过来一个冰敷袋。

林宛白没有接,他干脆丢在她怀里,她只好拿起来放在右额上,同时警惕地看着他。

霍长渊伸出右手,手里有盒药,扁扁的似乎只有一粒,还有瓶矿泉水,“把药吃了。”

“我看着你吃。”他又补充了句。

林宛白这才明白,他追上自己的真正目的。

“不用了。”

她只接了药盒,仰头直接将药干吞进嘴里。

从嗓子眼里干干的滑下,药片刮的很疼,但她一点都不表现出来,抬头发现他正眯着眼眸盯着自己,带着审视。

她别过脸。

霍长渊甩着车钥匙,“上哪,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林宛白只重复这句。

便见他弯身坐进车内,毫不犹豫的扬长而去。

俱乐部,VIP包厢。

“哐当”一声,桌案上的一颗黑八被精准的击入洞中,霍长渊将球杆递给身旁的服务生,从烟盒里倒出根烟,点了往洗手间方向走。

靠在吧台的秦思年见状,朝着桌案边的女郎示意。

女郎很妩媚的笑了下,立即放下手里的酒杯,婀娜多姿的扭着腰跟了上去。

十分钟后,霍长渊和女郎一前一后走出,后者精致的脸上满是失落,走到吧台前冲着男人摇头,“秦少……”

秦思年闻言,走到霍长渊身边,“长渊,还是不行?”

霍长渊皱眉。

将身上外套脱掉,上面还残留着香水味,让他很不舒服。

“你不会真喜欢男人吧?”秦思年笑。

“滚。”霍长渊斜过去一眼。

“开个玩笑!”秦思年摸着下巴,认真分析起来,“前天晚上不是开荤了?而且那女的我看被你折腾的挺惨,证明枪没问题啊!”

霍长渊是个冷情的人,这么多年身边从来没有女人。

不是他清心寡欲,是……某处起不来。

他也曾看过这方面的专家,都说没有任何毛病,可那些扑上来的女人哪怕使出再浪再妖娆的招数,他也一点冲动都没有,甚至还觉得嫌恶。

不过,他很笃定,他绝对对男人没有兴趣。

这些年都这么过来了,直到那晚,沉睡了三十年的欲望彻底苏醒。

霍长渊想到她带给自己销魂的紧致感,下腹一紧……

他重新接过服务生手里的球杆,喉结滚动,“打球。”

秦思年也接过球杆,却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笑的意味深长,“长渊,你请好吧,这事就包在兄弟身上了!”

医院。

林宛白轻轻推开病房的门。

里面静悄悄的,她也尽量不发出声音,生怕打扰到病人的休息。

多亏闺蜜救济了一万,加上从林瑶瑶手里拿的三千,上个月拖欠的费用勉强还上了,这个月的却还没有着落……

林宛白将外婆的手贴在脸上,纹路间传递的温暖,让失去初次和遭到毒打的难过全部氤氲上了她的眼眶。

掉了几滴眼泪,她就赶快擦干,害怕外婆醒来后发现异样。

林宛白看了眼外面的夕阳,想到外婆爱吃的烤红薯。

她轻手轻脚的离开,出了医院往马路对面走,准备给外婆买个烤红薯。

走到夜市的街口,她感觉身后有人贴了上来。

正准备回头,她后颈忽然一痛,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等林宛白恢复意识,环顾四周时,她发现自己竟然又在酒店套房!

似曾相识的“哗啦”一声,浴室门拉开。

林宛白打了个冷颤,满眼惊恐地扭头。

果然,男人高大的身形只围着条浴巾走出来,胸肌壁垒分明,只不过这次他拿了条毛巾在擦头发。

“你、你……”她紧张得磕巴起来。

四目相对,林宛白感觉自己的手都在抖。

万幸的是,她身上的衣物都还完好。

察觉到他的脚步步步逼近,她眼底充满了慌乱:“……你要干什么?”

他像只充满野性的兽,让人无法忽视的危险存在。

眨眼间,男人高大的身影已经笼罩在她上方。

她甚至来不及看清楚,双手就被高举过了头顶,任人宰割的姿势。

“你说我要干什么?”

霍长渊眼眸一暗,手上微微用力。

她的领口露出紫色的蕾丝边,隐隐可见的春光,刺激着他三十年从未有过的亢奋,血液慢慢沸腾起来。

洗澡出来后看到床上多出来的女人,他就知道是秦思年干的好事。

也真奇怪,那天俱乐部的女郎,在他身上一丝不挂,媚的能滴出水来他也无动于衷,而现在只是闻着她身上的味道,他竟然就已经有些按捺不住……

“放开!不然我喊人了!”林宛白真的害怕了,嗓子沙哑。

霍长渊的眸色很深,没有丝毫动摇,“你可以随便喊,我喜欢你叫,你越叫我越爽。”

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林宛白惶恐叫着“不要”。

拼死挣扎间,她歪头咬了他手臂,霍长渊没有防备,吃痛,她就趁着空当连滚带爬的从床上下来,躲到相对距离远的落地窗边。

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如果再被他强上,那她不如买块豆腐撞死!

林宛白望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扶着铁栏,手心里全是汗,“不要!你别过来,不然、不然我跳下去……”

“只要你敢,跳吧。”霍长渊脚步慵懒。

他的表情和语调一样,平稳中带着嘲弄。

霍长渊说的对,她的确不敢跳。

这里是16层,当年她妈妈就是选择跳楼结束生命的。

在她的梦魇里,经常出现躺在血泊中的妈妈。

看着眼前步步紧逼的男人和他眼眸中的欲望,林宛白感到绝望。

从身上的包里翻出把军刀,她伸开左腕,将刀刃抵在上面,“你别逼我!”

力气全压在握刀的手上,用劲,就感觉到鲜血正一滴滴的往下流。

霍长渊倒是停下了脚步,却嗤笑了一声。

嗤笑她的惺惺作态。

他眉眼间一片冷漠,甚至还叼了根烟点燃,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淡定的看着她血流不止。

血越来越多,地毯上红花绽放。

林宛白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听到他说:“林宛白,你挺带种的。”

“你醒了!”

林宛白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笑成花骨朵的小护士。

她低头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