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高干虐心】《洞房花烛隔壁》(二)

观影留声机2018-10-04 12:51:46


新朋友点上方“薪火读书”快速关注一字一句都经典,一点一滴皆真情。为成功而拼搏!脚踏实地,要一直努力,追逐自己的梦想!


3、往昔散 ...



  再也没有睡意。

  

  披上件衣服,走到窗前,拉开窗帘。

  我披上件衣服,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冷风吹在未干的头发上,丝丝凉意。脖子,肩膀,及胸口那些灼烧似的微痛也被冷敷过一般,不那么疼了。

  

  不经意间,我看见前方不远处的街边停着一辆黑色的悍马越野车,深沉的黑色配上强悍的棱角分明,像个所向披靡的男人。我无法从墨绿色的车窗玻璃窥见车内是否有人,但车子一直没有熄火,清淡的灰烟雾从排气管中飘出,湮没在黑夜里……

  

  车边有一株老榆树,叶子枯黄,月影映在上面,星星点点。

  

  我仰起头,想起小时候我的家口也有一株这样的老榆树,一到盛夏,枝繁叶茂。印钟添常常坐在树下看书,阳光洒在他脸上,他皮肤光洁白皙,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看上去文质彬彬。

  

  那时候,我的爸爸和印钟添的爸爸在同一家医院工作,多年的同事,多年的朋友,两家私交甚好。年幼的记忆里,大我四岁的印钟添永远高高大大,永远是我需要仰望的大哥哥。

  

  不曾想到,我大学毕业前夕,印钟添把我约到南州市最小资的咖啡厅。

  

  浪漫宁谧的咖啡厅里,西装笔挺的印钟添陷入沉思,我则埋头琢磨着苦的要命的蓝山咖啡,为什么不送点奶精和袋糖。

  

  突然听见印钟添说他喜欢我很久了,我笑着抬头,刚想夸夸他终于有幽默细胞了,只见他局促地捏着纯钢的咖啡匙搅动咖啡,一点开玩笑的迹象都没有。

  

  片刻的震惊后,我狂摇头。“别开玩笑了。”

  说心里话,印钟添绝对称得上经典老公人选,相貌端正,温文有礼,还勤奋上进。大学毕业后他考上了国家公务员,分配到市政府,前程一片大好。

  

  无奈深受言情小说荼毒的我总以为“欲罢不能”的滋味才叫做~爱情。

  

  我每天瞪大眼睛等待着一个男人,让我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为他生,为他死,为他肝肠寸断,无怨无悔!然而,大学四年过去了,烂桃花倒是撞到一大推,我的真命天子一个都没有出现,我大把的青春就这么白白溜走了。

  

  *****

  

  “小冰,钟添这么好的男人你不要,你倒是想找个什么样的?……长得好的?那都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有钱人家的公子哥?那根本靠不住!钟添……”

  

  自我拒绝印钟添,好长一段时间,老妈一见我就要反反复复地唠叨不停。

  

  我被唠叨得实在受不了,终于向她坦白了我梦中情人的标准:“我想找个军人。”

  “当兵的?!”老妈一听,频频摇头。“当兵的连人身自由都没有,哪能照顾你?弄不好还要两地分居。军婚还受保护……”

  接下来又是长篇大论,给我一条一条说明军人有什么不好!

  

  不管军人有多少缺点,我就是喜欢。

  

  一想到那一身墨绿色的军装,那绝世独立的姿态,还有那强烈的禁欲感,我就身心荡漾。

  

  偶而YY起那个什么......我给他解扣子要解上几分钟,我口水就泛滥,恨不能马上出现个军人让我扑上去,给他解扣子。

  

  被老妈整整唠叨了几个月,我实在忍无可忍,为了保护长期疲劳的耳膜,以免我刚过一百岁就变成聋子,牙一咬,心一横,决定只身一人去了日本继续求学。

  

  我对老爸美其名曰,挽救日渐没落的医疗事业。老爸一感动,把攒了二十几年的老本都给我拿出来。“去吧,到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

  我搂着他的脖子一顿亲。“老爸,你真是我亲老爸。”

  

  就这样,我怀着最单纯,最美好的心愿,遇到了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经历了那段欲罢不能的爱情……

  

  ******

  

  经过几个月的申请学校和办手续,我踏上了那个传说中的岛国。

  到日本的第二天,一位师兄带我去见大阪大学医学部的一位副教授。刚一见面,我跟副教授日语加英语说不到三句话,他一听说我有意向读研究生,恨不得马上把我关进实验室,生怕我跑了似的。

  

  当天下午,他就风风火火去系办公室帮我办理在读手续,正式把我安排在他的研究室。

  

  “教授……”我含蓄地试探他:“今年年底的入学考试我未必能通过。万一我过不了,怎么办啊?”

  他一个劲儿跟我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会全力推荐你,一定能通过。”

  

  我大惑不解地翻翻自己的简历,没什么特别啊,大学成绩好点,托福和GRE成绩高点,写推荐信的老师对我的评价稍微夸张点,副教授怎么就这么想要我?

  难不成他想潜规则我?

  一想到小日本的某类影片,我偷偷擦一把冷汗。

  

  提心吊胆好久我才知道,在日本,医生堪称稀缺资源。医学院的大学生刚一毕业便全部被各大医院洗劫一空。很少有满怀崇高精神追求的日本学生留在医学院继续深造。因此,大阪大学医学部的研究室已经连续几年生源不足,一群老教授为招不到研究生头疼欲裂。

  

  为了保证生源,阪大医学部的研修生入学考试通过率升至百分之百。

  你想不考不上,学校和教授都不同意!

  

  回头再想想咱国内浩浩荡荡的考研大军,实在让人感慨万千!

  

  到日本一周,我在阪大留学生论坛上认识了经济学部的秦雪。秦雪很漂亮,典型的江南美人,肌肤白嫩,温婉娴静,一口吴侬软语,水做的娇嫩。据说她会跳舞,一曲飘逸的缎带舞不知让多少男人心猿意马,趋之若鹜。我与秦雪一见如故,很快就成为了朋友。

  

  经秦雪帮忙,我申请到了留学生公寓。

  

  那是一栋年代久远的建筑,经过多次的翻新,地面墙面涂不掉历史的沧桑感,但这丝毫不影响公寓的舒适和整洁。

  

  公寓前面是一池碧蓝的浅湖,湖心有巨石,夏日正午常有乌龟趴在上面惬意纳凉。公寓背后是一片树林,到了初春,会绽放出满树的樱花。

  

  我的房间在三楼最里间,露天走廊的最深处。站在门口时我无意间瞥了一眼隔壁的房门,门上写着刚劲有力的名字:叶正宸。一看就是中国人的名字。

  

  我回头想问秦雪认不认识她,只见她对着那个名字,失神很久。

  “小雪?”

  秦雪回过神,冲我尴尬地笑笑。“进去吧。”

  

  她带着我走进公寓,二十平米的一室半的房间经过简单的装修。不但有桌椅,一张双人床,连电视,冰箱,全自动洗机,微波炉等等家具电器也一应俱全。对得起一个月几千块的人民币。

  

  赤着脚走进房间,打开窗子,一阵凉气夹着淡淡的青草香吹进来。

  

  那一刻,我爱上了这里——我的第一个家。没有老妈的唠叨,没有老爸的约束,独属于我的世界,藏满我青春的秘密......

  

  *******

  

  第一天搬来公寓,我把附近住的中国学生认识一遍,唯独隔壁的叶正宸一夜都没有回来。连续几日,他始终没回来,我怀疑他已经搬走了。

  

  我向楼下的刘姐打听,她说:“叶正宸?!那个帅哥啊!可要离他远点,他是典型的花花公子,独爱两样东西,名车、美人。”

  我笑看旁边的秦雪,开玩笑说:“那他一定很爱秦雪。”

  

  秦雪别过了脸,垂下眼睑。我想起了第一天搬来,秦雪看着他名字的表情,隐隐察觉到一点暧昧。我有意无意和秦雪提起叶正宸,秦雪告诉我:“他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男人,你永远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我挺想告诉她:从生理学角度分析,男人和女人不是一种思维习惯,女人永远猜不出男人想什么,就像男人读不懂女人一样。

  

  看她心情好像不太好,我又把话咽回去。

  

  几天后,五楼的冯哥和冯嫂约了周围的邻居去他们家吃饺子,说是欢迎我们新来的学生加入他们的大集体。

  

  我们围坐在一起包饺子,女生坐在一起聊天免不了八卦一下,一个新来的女生提起了叶正宸。“听说我们公寓有个帅哥长得特别帅,是不是真的?”。

  “你说叶正宸吧?他岂止是帅,简直帅得要人命。”另一个女生满脸神往地为她描绘着他如何帅得让人神魂颠倒,恨不能把所有经典的词汇都用在他身上,我听得目瞪口呆。

  

  “我听说他泡妞的很有一套,目前为止没失手过……”

  小璐捏着饺子感叹:“那样的男人是毒药,剧毒无比。”

  

  我暗自庆幸,我是学医的。即便不小心中了毒,也不至于死得很惨。

  

  爱说爱笑的冯嫂也加入我们,趁着秦雪还没到,她悄悄问:“叶正宸是不是在和秦雪交往?”

  “是吗?”我些许吃惊,没听秦雪说起啊。

  

  “他们玩暧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小璐说。“到底怎么回事,谁知道呢。”

  “别乱说,没有的事!”刚好来端饺子的冯哥打断我们的八卦:“叶正宸和秦雪什么事儿都没有。”

  

  “冯哥,叶正宸这几天去哪了,怎么不见人影?”又有人问。“他今晚来不来?”

  “他和教授去东京参加研讨会了,估计这两天该回来了。”

  我恍然大悟。经证明,以后打听事情,还是找男人效率高点。

  

  *****

  

  传闻听得多了,我对叶正宸更加好奇。每天都满怀希望去敲隔壁的门,早晚一遍,可惜一直无人应答,我贴在门上的便签纸也一直都在。

  

  我不免心中感叹:唉!帅哥啊,你早点回来行不,离了网络我活不了啊!

  

  难得的假日,我例行公事地敲了一遍叶正宸的房门,不见回应,决定先解决了温饱问题,再回来继续蹲坑苦守。于是,拿上实验室印度阿三帮我手绘的地图,去寻觅传说中物美价廉的业务超市。

  

  印度阿三说很近,徒步半小时的行程,我苦苦地走了一个小时,半个超市的影子都没看见。

  

  十一月的大阪,已经进入初冬,阴云齐汇。我站在十字路口,望着陌生的街道和行人,长吁感叹:早知当初好好学学世界地理啊!

  

  就在我最茫然的时候,一辆炫得刺眼的轿跑车在我身边停稳。

  

  车窗打开,我看见一张比车还炫目的笑脸,眉峰轻扬,鼻梁直挺,棱角分明的脸庞透着冷峻,但狭长的眼睛闪烁着温和谦逊的眼波,我一时间竟看得失神,全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需要帮吗?”帅哥用标准的日语问我。

  

  想起秦雪说过日本人有喜欢帮助陌生人的习惯,尤其指路,我赶紧双手把地图递上去,指着上面的超市名字,用蹩脚的日语问:“这个超市怎么走?”

  

  帅哥叽里咕噜说了一堆日语,语速特别快,听力不佳的我基本上没懂。

  为了在帅哥面前挽回点颜面,我改用自以为还拿得出手的英语问:“很抱歉,你能讲英文吗?”

  

  帅哥上下打量我一番,眼神多了三分研究的意味。

  看样子是不会讲英语,我失望了,刚想伸手从他手中取回地图,意外地听见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上车吧,我送你去!”

  

  我微微一怔。随即民族自豪感大爆发,心里兴奋地呐喊:我就知道日本产不出这么极品的帅哥!

  

  “谢谢!”我惊喜万分地上车,真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慨。

  他很细心地提醒我。“系好安全带!”

  

  “哦!”我刚系上安全带,他一脚油门,车飞翔一般掉转方向,转了回去,我的心漏跳了两拍。

  “你刚来日本吧?”他问。

  

  “刚来两个星期,你呢?”

  “差不多两年了。”

  

  气氛沉寂了一阵,他又问我:“你来日本做什么?”

  “读书。”我补充了一句:“在阪大。”

  

  “哦?”他转脸看了我一眼。“你是哪个学院的?”

  “医学院。”

  

  “医学?!”他的脸上多了几分亲切。“我也是阪大医学部的!”

  “这么巧?!”一听和帅哥同在一个研究楼,我莫名地兴奋。“你在哪个研究室?”

  

  “田中研。”

  “田中研?我在藤井研,好像我们研究室就在你楼下!”

  

  不知为什么,帅哥听到“藤井研”三个字又看我一眼,眸光深邃,好像想要把我看穿一样。

  

  我被他看得有些不知所措,笑着对他鞠个躬。“师兄!以后请多多关照!”

  “不客气。我叫叶正宸,你怎么称呼?”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打算给文增加一些暧昧的情结,会伪更多次,请谅解!


我的修文控又犯了,大家理解万岁吧。





4


4、前尘欢(改错字) ...



  

  叶正宸?!

  

  一听见这三个字,我更震惊,忍不住从头到脚打量这位传奇的新邻居。

  

  估计是刚刚开完会回来,他穿着黑色的合体西装,白色的衬衫,看上去正统又内敛,特有男人味。再根据跑车的奢侈程度分析,这位叶大帅哥出身一定不凡,不是富二代,就是高干子弟。

  

  难怪那么多女孩儿都抵挡不了他的魅力,长得帅,有钱,又在世界有名的医学院读书,这简直就是言情小说里极品男主角的材料。

  

  “你好,我叫薄冰。”我说。

  “薄冰,名字很好听。”看他平淡的反应,估计还没机会看到我留给他的字条。

  

  我刚要说话,他停了车,指指超市的牌子:“这里就是业务超市。”

  

  我认真对了对地图,难怪我找不到,印度阿三的地图画错了方向。

  “嗯......请问,一会儿你去哪?”我有点委婉地问,真希望他回公寓,这样我就可以再搭顺风车回去。

  

  他对我的问题甚是不解,但没表现出反感,客气地回答:“回我的公寓。”

  我试探着问:“你赶时间吗?等我三分钟行不行?”

  

  他半眯着眼睛,嘴边的笑意坏坏的,阳光般的俊美里流露出一种放荡不羁。“如果你想去我的公寓,我不介意。”

  

  嗯,这么看有点花花公子的感觉了。

  

  我忽然觉得我这个新邻居挺有意思的,想逗逗他。“好啊!”

  

  我干脆的回答反倒令叶正宸微微一愣,他用几分迷惑的眼神目送着我走进超市。

  

  门外有帅哥等着,我一秒钟都不敢拖延,飞快地买完拉面和鸡蛋,出来时刚好三分钟,他果真还在等我。只是眼神与最初的平淡不同,多了几分专注和思索。

  

  我坐上车,他什么都没问,直接启动车子开向公寓的方向......

  

  不出十分钟,我们的公寓就到了,可见豪华轿跑汽车的风靡也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并非纯粹为了摆阔。

  他走下车,我才发现他很高,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完美地展现出他修长挺拔的体态。

  

  黄昏的最后一缕暮色洒在他身上,光线虽暗,照在他脸上却如此明媚!

  

  我有些恍惚,跟在他后面上楼的过程中一直忘了说话,直到走到他的公寓门口,叶正宸回头看我一眼,有几分不确定,好像准备想说点什么。

  我对他甜甜地笑一下,伸出手指轻轻朝他门的方向指了指,他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见了门上的便签条,上面工工整整写着汉字:

  

  你好,我叫薄冰,住在你的隔壁。我要过段时间才可以申请到网络,在这之前能不能和你共用一个网络?

  谢谢!

  PS.我的联系方式:********

  落款,一个可爱的笑脸。

  

  叶正宸看完纸条,又看看我,笑了。我不得不承认,他笑起来很蛊惑,嘴角挑上去,半眯着狭长,噙着一丝我读不懂的味道。

  “小丫头,耍我是吧?”

  我回他一个可爱的笑脸。“我真的想来你公寓……接网络。”

  

  他的笑意更深,很有绅士风度地帮我拉开门。“请进吧!”

  

  一进他的房间,我眼前骤然一亮。

  

  淡绿色的窗帘直垂到地面,挡住整个落地窗,阳光透过来,满室清爽的嫩绿。床上的被褥也是浅绿色,被子没有叠起,平整铺在床上,不见一丝的褶皱和污痕。

  

  他的书桌上,除了一台苹果的笔记本电脑和几本医学书什么都没有。我随便扫了一眼洗手间,他的洗漱用具整齐地摆放着洗手池旁边。

  

  我知道学医的人大都有洁癖,可生活习惯如此简洁有条理的人不多见。除非……

  

  我的心头一烫,难不成他是军医大学毕业的。

  军医?!既有军人的内敛与霸气,又有医生的儒雅和细腻,简直就是经典男人中的经典,我又荡漾了……

  

  他脱下外面的西装挂在柜子里,又松开两颗衬衫钮扣,把衬衫袖子挽到了手肘处。

  随即,一种随性的洒脱从他身上流露出来。

  

  那是军人身上不该有的随性,却是女人最神往的魅惑。

  

  我正钻研他身上琢磨不透的气质,他从抽屉里拿出张便签纸和钢笔,快速写下一连串的账号和密码。

  “这个是无线网的账号和密码,你以后不用申请网络,用这个账号就可以……”说着,他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你会初始设置吗?”

  我以为连根网线就好了,这么高级呀。“设置什么?”

  

  一听我这问题就知道是电脑盲,他八成懒得跟我啰嗦太多,直接说:“还是我帮你弄吧。”

  “那麻烦你了!师兄。”

  

  我刚转身想往门外走,就从窗户看到秦雪的身影。我扭头看向叶正宸若有所思的脸,自认很善解人意地说:“我不急的,你如果有事……等你有空再帮我弄吧。”

  “嗯,那我晚点过去。”叶正宸边说,边送我出门。刚好秦雪正要按门铃,见我出来,讶然看看叶正宸。我依稀感觉到她嘴角的冷笑,一定是错觉。

  

  为了不耽误人家小别重聚,互诉离情,我简单和秦雪寒暄几句便回避了。

  

  刚回到房间,还没来得及换鞋,忽听隔壁传来秦雪的质问声。“叶正宸,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声音不大,但因为尖锐穿透力格外强。偏巧这栋日本早年的建筑为了避免地震时人员伤亡,楼体和墙壁的建筑选择了轻薄的建筑材料,隔音效果相当差。

  

  “你分明在躲着我!”秦雪的声音又高了两个分贝。

  “……”我听不见叶正宸的回答,估计他的态度非常好。

  

  “你不见我,连我的电话也不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就回来了,跟田中裕子一起回来的。昨晚你跟她在一起,对不对?”

  

  听到这句话,我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男人出去鬼混被女朋友人赃并获,唉!杯具啊!

  

  好奇心作祟,我为了听得更清楚,溜进拢音效果最好的洗手间。

  

  我终于听见了叶正宸的回答,低沉而决绝。“是!我昨晚跟她一起过夜,我在东京这几天天天跟她睡一张床。你满意了吗?”

  “你!你……”

  

  “你想跟我在一起,今晚就可以搬来住,我无所谓!”

  “无耻!”秦雪的声音夹杂着抽泣。

  

  “你现在知道也不晚!”

  

  秦雪哭着跑出来,很快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她的泪像是千年结成的琥珀,滴滴凝聚着忧伤。

  

  这就是我第一天认识叶正宸。他给我的印象:典型的花花公子一枚!

  

  昨天他对你万般柔情,今天就可能在别的女人床上翻云覆雨。你不用怨,不用恨,因为他从未掩饰过自己的卑劣,也清楚地告诉你,他能给你的只有今天,没有未来和承诺。选择他,就该知道会是怎样的结局!

  

  我实在不理解秦雪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男人,难道刻骨铭心的仅是那优昙短暂的一现。

  

  ******

  

  替秦雪春恨秋悲一会儿,饥肠辘辘,我发现帅哥不能当饭吃,民还是应以食为天。我把冰箱里的剩的辣子鸡拿出来热一热,又煮了一碗麻辣的担担面。

  

  我刚坐下来吃了两口,门铃声响了,门铃只响一声,来人便静静等候,足见其修养与耐心。

  

  我打开门,只见叶正宸拿着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立于门外,温文有礼。“你好,没打扰你吧?”

  “没有。”我急忙擦擦嘴角,其实开门之前我已经擦过了,可还是不由自主擦了一下。

  

  他把巧克力交到我手上,说是在东京开会时买的,送给我。我知道这是当地的一种礼节,从外地回来总要带点那里知名的食物给大家品尝,表示一种惦念。只不过,我不确定他这份礼物原本打算送给哪个女人。

  

  一进门,他便深深望了一眼我桌上刚做好的辣子鸡和担担面。“好香。你是四川人?”

  “嗯,四川南州。你还没吃晚饭吧?坐下一起吃点。”

  

  见我拿了一套碗筷给他,他也不推辞,坐下来。

  

  他说他最爱吃川味,可惜日本人怕辣,在日本根本吃不到这么地道的川菜。所以他每次回国,都要连续吃上几天的川味才舍得回来。

  

  “我朋友也这么告诉我。所以我来之前特意带了整整一行李箱的调味料。我还带了正宗的火锅底料,等哪天有空我请你吃麻辣火锅。”

  他立刻抬头。“我下周末有空!”

  

  见到他小孩子一般神往的表情,我憋不住笑出来。“我下周末没空,要去实验室养细胞……”

  我故意顿了顿,看着他眼中即将熄灭的神采,笑着说:“明天晚上我有空,你几点能回来?”

  

  “七点,我去买菜!” 我很想说,你那么多女朋友,就没一个能给你做饭的?!

  算了!气氛这么和谐,还是不要戳他的伤疤了。

  “我等你,我们一起去。”既然说了请人家吃饭,让人家买菜不太好。

  

  吃完晚饭,我收拾碗筷,叶正宸帮我连接网络,测试网络的稳定性。

  “师兄,要不要喝杯咖啡?”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名表,钻石的光芒很扎眼,也不知这种表戴的久了会不会影响视力。“时间不早了,我不打扰了。”

  “哦。”时间确实不早,我没有虚情假意地挽留。“我送你。”

  

  送叶正宸到了门口,我刚要关门,他忽然说。“谢谢你的晚饭。”

  “不客气,家常便饭而已。”

  

  “我能不能跟你提个意见。”他的表情十分认真。

  “你说。”我虚心聆听他的意见。

  

  “下次煮面时多煮一点!”

  “哦......”听出他在委婉地夸奖厨艺,我的嘴无法控制地弯起来。“这是我听过的所有称赞里,最诚恳的一个!”

  

  “这也是我说过的赞美里,最诚恳的一个。”

  “谢谢!”

  

  叶正宸走后,我坐在电脑前,一边和老妈视频聊天,一边吃着比利时LEONIDAS的现制巧克力。

  可可脂丝滑香浓,甜而不腻。入口即溶,唇齿留香,甜蜜漫过味蕾淌进身体。

  

  老妈说:“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我笑了吗?也许吧。“朋友送的巧克力很好吃!”

  

  “朋友?男的女的?”老妈又开始八卦。

  “你别胡思乱想,他是我的邻居!”

  

  “我听你李阿姨说,国外思想观念开放,好多留学生都受了影响,以为在国外做什么都没人知道,说同居就同居,说分开就分开,一点没有道德观念和责任心……还有些人,在国内有家,也在外面乱搞,你可不能让人家骗了!”

  

  “你放心吧,我不骗人家就不错啦!”

  “你个死丫头,钟添……”

  

  又来了,我自动屏蔽后面的歌功颂德,品尝美味的巧克力。吃完最后一块,我看着空空的盒子,艰难地咽咽口水……

  

  原来,有些东西,尝过了,是会上瘾的。

  

(关注本号回复“首页”查找更多小说!)

点击 阅读原文 关注本号!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