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军旅小说连载——深蓝部落(五)

军旅警营2018-10-11 11:47:41

关注军旅警营,阅读更多美文


中华阅后留言

大海咆哮,海燕逐浪,潜水兵在蓝色的海洋中远航,无论多久浮出水面,他们第一眼看到的生灵就是海燕!所以伟大的文学家高尔基最崇拜海燕,为海燕唱尽赞歌。《海燕》杂志名副其实,刊登军旅作家王同富的优秀作品《深篮部落》,道出了潜水兵的心声,弘扬了中国海军走向深洋的壮举,壮我军威,受到海军官兵的高度赞誉!我们一群当年的海军官兵,不忘初心,心系海洋,情牵水兵,不时地为当年为国捐躯的70名潜艇官兵扼挽叹息!我们感谢作者洞悉忠魂,为牺牲的战友立传,让人民铭记英雄!我们感谢《海燕》杂志惠眼识金,遴选军旅优秀作品,为海军官兵搭建心灵平台,弘扬正气,壮我军魂,扬我国威! 《海燕》不愧为伴我海军远航的展翅飞翔高远的海燕


小说摘自《海燕》2017年第八九期

 合刊“纪念建军九十周年珍藏版”




十一

 

“大中华”又被划上几个“√”。不过,如今的“大中华”已经从熊力手中转到汪四海的身旁。正如汪四海说的那样,有“大中华”在身旁,感到心里踏实。

早饭刚过,汪四海摸着那“大中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如果说在“大将军”上划“√”有些神秘感,甚至带有点孩子气的话,那么现在在“大中华”上划“√”就是带有一种神圣的壮举了。汪四海觉得在水下世界的这些经历升华了自己对人生,对潜艇兵的认识。觉得熊力、政委、医生,这些农家子弟是那么可爱,他们身上闪光的东西是自己作为干部子弟一辈子都难以学得到的。


艇长广播通知,两小时后潜艇将在祖国某岛旁浮起,部分艇员将轮着有2分钟在舰桥停留的机会。这是一个大喜讯,自远航以来,艇员们还没见过太阳,没看过蓝天,更谈不上看一眼祖国的陆地。熊力知道汪四海的心思,送早餐时对汪四海说,我登上舰桥一定好好多看两眼,多吸几口新鲜空气带给你。


528潜艇静静地浮在某岛旁,一批次四个官兵,从三舱的升降口登了上去,也就两层楼房高的升降梯,上下却代表着两个世界。下是潜艇舱室,与世隔绝,上是艇上舰桥,可见天日。熊力胸中咚咚直跳,他在想四十多天没见过的日月将是啥样?茫茫大海将是啥样?还有大海中的祖国小岛将是啥样?他手扶升降梯,爬了上去。

刺眼的光芒使他闭上了眼睛,戴上舰务兵递上的墨镜。眼前的世界是那么神圣,大海茫茫,浪涌滔天。还是干脆摘掉墨镜,眨眨眼睛,终于看到了那小岛的沙滩,还有沙滩上的绿树,绿树上有一片红,仔细瞧是那飘扬的五星红旗。天像被泼上蔚蓝色的水彩,间隙是鲜奶般纯洁的雾,一团团。海水如下锅的油珠,汇集成那浪涌,滚滚涌动踏向远方。此刻,528艇如一叶小舟又似一位刚站立的婴儿,面对着茫茫人海。再瞧那从舱室爬出的战友,个个赤背,刚远航时的光脑袋,长出长发,胡须与发髻连成一体,形同野人,苍白的脸上眼含热泪。

汪四海听到熊力对外面世界的描述,两眼湿润了,他握紧熊力的手,好多话要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熊,过去我总感到自己长在大城市,有见识,熟人多,家庭条件好,其实,都是躺在父母怀抱,属于那种坐享其成的人,是那种真正找不到北的人。其实我们这茬80年代出生的新一辈,赶上改革开放,穿的是名牌,吃的是激素,接受教育的书本与现实差距太大。我们这些伴随网络、喝着娃哈哈长大的兵,是渴望新生事物的一代,是拥有克隆技术、真假难辨的一代,但缺乏了人世间的真情实感……汪四海开了话匣子。

熊力听着听着,发现这个新兵变了,同远航前不同了。

 

十二

 

528艇又要开始大纵深潜水。临时党委召开了第三次会议,议题只有一个:如何平安返航?

在漆黑的傍晚潜艇上浮,把废物“吐”了出来,接着是全艇通风,如一位壮士下潜前,伸展了一下四肢,狠狠地吸了一口气,便一头扎入大海,开始秘密返航。

又是个月圆夜,潜艇处在隐蔽航行阶段,为了实现艇员在大洋赏月的愿望,艇长报支队长批准,潜艇潜望镜深度航行,每人可以有30秒潜望镜赏月的时间。


这是水下部落最特殊的待遇,是远航潜艇兵最浪漫的海底生活之一。此刻的大洋已有丝丝寒意,舱室内已不如先前那么热浪滚滚。

潜望镜赏月开始了。熊力没有谦让,作为一名四级士官,熊力感到自己远航的机会不多了,也许他同烟火政委一样,都是时刻面临告别深蓝。

熊力对汪四海说,潜望镜赏月那30秒他想了好多,这是他的最后一次远航,也是他唯一的要求,能够再随潜艇,在工作了十几个春秋的岗位再走一走,瞧一瞧,摸摸管路仪器,体验体验舰艇的不同岗位。那天,当他从大轴那一堆机器下把他汪四海抱出去时,他的小眼睛第一次湿润了。

他是条硬汉子,从懂事起没掉过眼泪,他觉得这辈子虽然只混了个士官,但是响当当的四级,是特种兵,想想这世上有多少名人款爷、款姐,但潜艇兵又有多少?像他这样专家似的潜艇兵中国有多少?世界有多少?他觉得潜艇兵是没有名的名人,是未来战争的杀手锏。他想到政委妻子带来的那瓶XO,说如果不是你汪四海受伤,政委为你换内衣,还不想动他妻子给他带来那装衣服的小包,便看不到那瓶XO。做为军人的家属,他们得到了什么,是荣誉?可眼下这荣誉又管了什么?想到老实厚道的老爹老娘,他觉得自己姓熊的不是那熊样孬种,而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虽然自己永远成不了杠杆上的支点,但也是那启动支点力量的一分子。想到这,感到心中没有任何的怨言,更加踏实……熊力的眼开始模糊了。


汪四海说,甭小看这30秒,仔细品味意义大着,可惜我不能上去。

潜艇一个鱼跃,下潜再潜,潜望镜收了起来,不少艇员眼中闪着泪花,大伙谁也没说什么,没有喝彩,没有表白,都在潜艇低沉轰隆声中默默地记忆,默默地进行着心与心的交流。

傍晚,艇文书专门给汪四海送来了《水下战报》。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特殊的报纸,主编、编辑、记者都是一人担任,通常由艇副政委、机关随艇政工干部、艇文书等轮留编撰。过去是人工手写,如今,已全部电脑排版、打印,每周一期,分发各舱战位。汪四海看到战报,感受着战友登上舰桥看到太阳和五星红旗那幸福时刻。晚饭后,潜艇远航水下烹调大赛开始了,这是528潜艇远航以来每周必搞的活动,先是潜艇广播站举办的特殊专题节目——水下报菜名大赛。来自山东的大轴兵小曲一口气说出了大葱、白菜、生菜,还有黄瓜菜等十几道菜的烹调法。那“洗鸟”的常参谋也不示弱,光一种朝天椒就说出了四川家乡菜的十几道做法。


最解渴的当属汪四海,虽然他只能听广播,但也像吃了顿蔬菜大餐,特别感到那“洗鸟”,不,是常参谋的四川辣椒宴,滋味已渗透到心窝里。二舱正举办“露一手家乡小菜”大赛,熊力找来几个稀罕的土豆,还有几个干辣椒,朝鲜族的声纳兵小唐用两袋烟的功夫就制作了四道小菜,还取了更靓的名字,叫“阿妈妮”系列小菜。

潜艇像位劳累的老人晃晃悠悠在大海的深处爬行着,间隙传来嘎嘎的响声,如老人身上的筋骨,偶儿发出响声。不知白天黑夜,艇员又开始接更,下更的又开始睡觉。熊力亲自上班,他时刻不忘声纳在潜艇水下航行中的份量。此刻,汪四海穿上了远航以来从未穿过的崭新工作服,又盖了盖熊力给他送来的毛巾被,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那一团团雾气,还有那神秘的海底风光,汪四海、熊力、政委,还有小芹嫂子、艇、政委家属等来到一家水下“龙宫”,只见那“龙宫”里摆满十几张餐桌,每张餐桌上都有十几道瓜果蔬菜,全是一码的绿色。“龙宫”上写着一个名字:大洋水下蔬菜乐园。

 

 

十三

 

“大中华”上又多了几个“√”。

这天早晨一下更,熊力就奔向六舱。厨师小魏刚给汪四海送来了早餐,一只铁碗里有两三筷子的菠菜,菠菜没了绿色,像出土文物。另一只铁盘里有一个煮熟的蛋和二两米饭。小魏向熊力解释说,这已经尽力了,政委一再嘱咐说,汪四海是艇上的功臣,病号饭一定要做好,舱底的冷库里只剩下鸡架、火腿,没舍得吃的一点蔬菜全烂了。汪四海想,快五十天的水下航行,能吃上蔬菜就不错了。熊力对汪四海说,今天没什么大事,咱们唠唠吧。汪四海说,我对你老熊还有什么不可坦白的?熊力说,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心里要是有什么疙瘩,说出来就比闷在心里要好。熊力望了一眼放在汪四海铺上枕边的“农夫山泉”,又瞪了瞪那小眼睛。汪四海心想,老熊眼瞪了,心情不错,也许远航进入第三阶段返航的缘故,人压抑的心情解脱了,自己也感到心情舒畅。唠就唠呗,你是要问这瓶“农夫山泉”的来历吧?熊力说,你不想说就算了,我是过来人,谁稀罕听你小孩子家的谈情说爱的。汪四海心想,这些老兵时常把男女之间的事都往谈情说爱上靠,对自己来说,人生路刚迈了一小步,何谈婚姻爱情?嘴上却说,甭看咱未到婚嫁之年,但看人还算有数,人家一个女孩能给咱潜艇兵送一瓶水,最起码同咱有缘,但我还是不明白,她是怎么认识咱们艇长的,那天远航离开码头后,艇长把我叫到艇长室,当时我腿都哆嗦,你知道,过去我汪四海在528艇除了艇长和你,没把谁放在眼里。后来,就是我对你说过,艇长递给我一瓶“农夫山泉”,说是一名叫艇的姑娘委托他送给我的,当时艇长瞧我那眼神有点那个,你说是艇有意找到艇长打我小报告,还是那艇长同那艇有什么关系?

熊力不打岔,等着汪四海下文。

汪四海从两年前开始讲起。2000年夏天,汪四海结束休假返回岛城,他真按那叫艇的姑娘告诉的家庭住址,在一个星期天找到了艇的家。那天,汪四海从潜艇学院请了假,带着一具新式潜艇模型找到艇的住处——香港路八大关,对着一座座别墅,当找到“V—18”号时,开门的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者,听说来人找艇,老人便把汪四海让了进去。汪四海说自己是滨城人,同艇是同班同学,同艇一样爱大海和潜艇,便利用暑假专门请人做了个潜艇模型,专程从滨城来岛城送这潜艇的。老人见“潜艇”,眼睛一亮,立刻给汪四海上茶,也不说与“艇”有关的话,却说起潜艇的发展史,老人家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军战无不胜的潜艇谈到我国从原苏联引进潜艇技术,然后又讲到未来台海局势中潜艇的运用。开始老者讲,汪四海听,后来汪四海讲,老者竟拿笔记本记起来。汪四海醉翁之意不在酒,话里话外要打听心中的那个“艇”,但老者总是回避不提,但汪四海最大的收获是弄清楚了艇是老者的女儿。临别时,老者一再表示感谢,说自己喜爱这“潜艇”,还一再让汪四海有机会来家里玩。第二天,艇找到潜艇学院,说她和父亲看了那“潜艇”都很感动,也说自己非常喜欢海军,未来的志向就是明年大学毕业后能回岛城部队工作。

后来呢?熊力焦急地问。

汪四海说后来他从潜艇学院毕业了,分到潜艇支队528艇,便再没同艇联系,直到远航那天,艇长说是一个叫艇的姑娘,让他捎给自己一瓶“农夫山泉”。看到“农夫山泉”我才想到,艇已经毕业了,肯定回到了岛城,她真的从大学分配来到部队?她同艇长有什么关系?

看来你有戏了?

什么戏?

你同艇有缘!

我还没到找感觉的份上!

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我要成为一名潜艇艇长,我一定要考潜艇学院,如果潜院不行,我就报考其他海军院校。

嗨!熊力瞪着眼睛,说一切答案都有了,这下俺可以告诉你了,说你猜艇长同艇什么关系。汪四海着急了,可熊力拿起汪四海枕边的“大中华”,提前划了个“√”,便向前舱奔去了。汪四海一着急,竟站了起来,右脚后跟能着地了。

 

十四

 

528潜艇执行M任务的远航即将画上句号。这是一个令68名走向深蓝的水下部落最激动的时刻。2002年11月x日x时30分,随着艇长一声令下,528潜艇从水下世界浮出水面,政委在广播器上说,528艇进入我国内海,可以浮起返航了。这标志着整个M任务已圆满完成,剩下的仅是一两天的航程。

归心似箭的官兵都非常激动,汪四海拿着保管的那半瓶XO酒,一瘸一拐地来到三舱声纳室。熊力把那酒送给政委。接过酒,政委拍了拍汪四海的肩膀,说你小子是条汉子。汪四海眯着眼看着政委,摇摇头,便同熊力数起“大将军”和“大中华”上的“√”。好家伙,整整打了57条。


想到远航以来,历经多起台风、外国的水面舰艇、潜艇和反潜飞机等多次跟踪,还有高温、高湿、缺氧、缺水等多种艰难考验,特别是经历水下长途跋涉完成M任务,多么不易呀!熊力说,明天就要返回军港,帮俺给儿子起个名字吧!汪四海说,起名字可以,你得先告诉我艇长同艇的关系。熊力说俺虽然不认识你那个艇,但俺真的知道,艇长与住在V—18号老者的关系,你得先给俺儿子起名字。汪四海说,你儿子的名字刚远航时不就起好了嘛,叫熊样。不等熊力眯眼,汪四海很认真地说,估计是你那祖先混得不怎样,弄啥姓不好,非弄个“熊”姓,说起来不上口,听起来不道德,有时大伙叫你老熊老熊的,我开始听了总感觉是骂你,实际你真的一点儿也不熊。还有咱政委,姓“烟”,参军前我就根本没听说过,刚上艇时,大伙叫烟政委,我还想,这政委肯定是个烟鬼呢!可人家姓烟,但却不抽烟,再说,政委的女儿竟叫“烟草”,这一“火”一“草”的,不是火木不相容吗?熊力说,你还见过世面呢?这烟,不就是烟草制的吗,有了火,再有了烟草,这烟才能燃烧起来,有火有草,就能旺兴起来。汪四海说,有收获,太有收获了,看来这远航能学不少东西,听你这乡下人一言,胜活十年。


熊力说,怎么一口一个乡下人,你知道什么是乡下人?乡下人是群众的大多数,中国有多少群众,那城里人,不是从乡下走到城里吗?中国革命不是从农村包围城市吗?没有俺们乡下人,你们城里人吃啥?喝啥?穿啥?再说,没有乡下人那些群众,还需要什么领导?所以,那些腐败分子,搞官僚的领导,没想明白,要是群众都起来了,一人一口吐沫,十多亿的群众,溺也把你溺死,谁不服可以试试。汪四海说,没想到老熊你还很有思想。熊力说,什么是思想?现在不是缺思想和点子的时代,关键是缺抓落实真干活的人。


汪四海说,老熊像你这样的专家似的潜艇兵,远航都八次了,还搞了不少发明,为什么不能提个干部当当?熊力说,不是有位先人说过,有些人追求一生所得到的就是有些人一出生就有的。熊家祖祖辈辈生活在沂蒙山区,俺能走到今天,能随共和国的潜艇走出国门捍卫祖国主权与尊严,大伙也把俺当成一个人物,俺还有什么所求?不过,你同俺不同,你家庭出身背景好,人也有见识,脑子灵,你要向上走。俺不是不想向上,俺对部队有感情,也有些能力,但能决定俺命运的人不了解咱,了解咱的,像政委吧,自己又不知能走多远。汪四海听着熊力发自内心的感慨说,老熊放心吧,我一定要在部队混出个样儿来。


潜艇犁着波涛,驶向祖国大陆。汪四海沉默着,想着这水下的日日夜夜,感到这一切还是同潜艇有缘,便对熊力说,你儿子干脆叫“潜艇”吧。熊力琢磨了片刻,说,“熊潜艇”不好听,这有损潜艇兵的形象,要叫,也只能算个小名。熊力琢磨着“潜艇”两字,忽然心头一亮,说汪四海,太有缘了,你知道你那“艇”不是有个姐姐吗?汪四海说听说过。熊力说你知道她的名字叫啥?

叫啥?

熊力说就叫“潜”,他同妹妹组合起来就是“潜艇”,那“潜”便是艇长的那一位。


528艇一路踏浪,远处朦朦胧胧的海岸线出现在眼前,登上舰桥的熊力、政委等,在默默地注视着前方,舰桥指挥位置上,艇长手握传话器下达:两车全速前进。

潜艇如漂流在异乡的游子回到母亲的怀抱,向海岸边靠近,靠近,再靠近。政委突然问熊力,你儿子还没有名字吧?熊力说小名起好了,叫“潜艇”。梁艇长插话问,谁起的?熊力说是汪四海,艇长笑了笑,自然自语道,也许是缘分吧?政委说,有缘呀,小名叫“潜艇”,大名就叫“远征”吧!

舰桥操舵手旁,汪四海不知什么时候登了上来,望着自军港展翅迎来的海鸥,朝身旁舰桥上的熊力问道,老熊我们还能一起远征?

熊力瞪起小眼睛,朝汪四海点了点头,说能,一定能!

 

海燕责任编辑 刘佩劼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