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四》林一琛 我敬你成我姐夫 也敬我几年青春

赵志泽2019-09-16 10:45:19

他坐我旁边过了会电话响了 我用那种眼神看他 他拿我看 杨帆 杨帆。
然后接了开免提 杨帆问他在哪。他说林一颜胃疼 输液呢。
杨帆说 在哪个医院 要吃东西么我给她带。
他问我 我说不吃。等下再吃。杨帆说过来看看。

没一会杨帆就来了还带着谢婷

谢婷跑过来对我说 颜颜你没事吧 我听杨帆说你进医院了吓死我了。

我…… 

我哥说 你怎么来了。杨帆接了一句 她来公司找你我正好回去碰见了。

她又站过去挽住我哥。对 是挽住。她说 我来找你一起吃饭。

我哥把手抽开说 你不上班啊。谢婷还没说话。我就捂着肚子说好痛。

他过来伸手揉我肚子 问我好点没有。我点头。他说 叫你吃那么多冰的 本来大姨妈就刚走 不痛才怪。

杨帆站过来说 你这知道的有点多啊 

他说 滚 谢婷站过来说 女孩子大姨妈来了就不要吃冰的了 然后又是讲一半天。

好不容易输完了护士来拔针 走的时候跟我哥说 叫你女朋友以后少吃冰的。

我哥说 好 谢谢。杨帆和谢婷说 女朋友?

他没搭理棉签按住我手 然后过了一会扔了说走吧。

我说 你背我 他说 好

杨帆白了我一眼说 多大个人了 还要你哥背 丢人 下来我背你吧。

我恨了他一眼说 你没有我哥高 我害怕摔下来。

他伸手要打我 我就躲 我哥转身踢了他一脚 然后叫我别闹 我要打人了

我张嘴就咬了他一口 你要打我?

他说 我不敢 你是祖宗 我敢打你吗

谢婷笑着说 一琛你对**妹真好 当**也太幸福了吧。

杨帆说 他的宝贝妹妹 他一直都这样的 对女朋友都没对妹妹好。

我哥问我 想吃什么 火锅还是烧烤。我说 烧烤

他说 做梦 问你一句你还真要吃了 又想进医院是不是。

我哦了一声 他说 不舒服就吃点清淡的 

我说我想去坐过山车 他说 改天去。

我说 我现在就想去。他说 不行。

我就一直 哥 哥 哥哥 他说好 去

谢婷说 你喜欢去游乐园啊 我也喜欢。

我真是想让她滚 但是他又是那个叔叔的女儿。我就冲她笑了笑。

到了之后我要去鬼屋。我们四个去。我跑到前面 结果听到谢婷喊 一琛 我害怕 转头就看见她拉着我哥手。

草 装谁也不会啊 我就阿了一声喊哥 我害怕

他跑过来我抱住他 他低头说 行了别装了 你怕个鬼。 杨帆在前面兴奋的走 转头说了句 我记得你以前不怕啊。我恨了他一眼。

谢婷又过来笑着对我说 早知道我们就不进来了 吓死我了。

然后去坐了两次海盗船下来想吐 站在旁边

他过来揽住我问怎么了 我说想吐

他说 让你别来坐这个 你要来 我去给你买瓶水喝。 我说 哥 我不喝 等下就好了。

谢婷过来问我是不是没吃东西的原因 去吃点东西吧。

我哥说 想吃什么 我说随便。

好不容易放寒假了 他又不是很多时间陪我 

但是看他发展越来越好 我也觉得很开心

他买了车 但是又经常喝酒 我特别怕 他就一般不开 

谢婷一如既往缠了他几个月

开学前一天他拉着我去纹身 

在肩膀下面一点纹了1yan 衣服刚好能遮住。我也想纹 他不让

开学第二个星期他带着我去酒吧

谢婷也在 他们喝酒我喝水 

他说看见前面有熟人打个招呼 叫杨帆一起

杨帆扯了他衣服一把 然后说 你背上啥啊 纹身 ?我看看我看看。

他把衣服扯了下说没什么 杨帆不死心又过来掀开。谢婷也好奇的过来看说 一琛 你还有纹身啊。杨帆一下搭上我哥肩膀转头说 没有 看错了 看错了。走吧走吧

他俩过去和那些喝了几杯酒 然后就去厕所了。我说我去厕所。

他俩坐厕所旁边的卡座 我哥看见我说 你怎么过来了。我说 看看你们。

杨帆看着我们说 你们到底怎么个情况

我知道他看见纹身了 我哥说 就你看见的那样

他说 你疯了林一琛 她是**。

我哥说 她又不是我亲妹 你不知道?

杨帆说 可是很多人都以为是 你们真的太疯了 你们最好赶紧停止你们这种想法。

我哥说 你别管 我清醒得很 我爱她 她爱我 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杨帆说 如果叔叔在 会允许吗 所以 你们是睡一起了?

我说 帆哥 我。 还没说完他就说 一颜 你听我说 你和林一琛不可能知道吗 就算我支持你们 别人也不会的。

我哥拉过我说 行了别给她灌输这些。我们的事我们自己知道

杨帆说算了 管你们的 

然后又转头跟我哥说 但是一颜还在上学 你们做好安全措施。我哥让他滚。

他又来拦我肩膀说 走走走 陪你帆哥喝酒 瞒了我这么久

他坐在我哥和谢婷旁边 谢婷要和他换位置 他说我们男人喝酒 换个屁。

谢婷又跑来跟我坐跟我聊天

星期五中午就放了。我跟他说我和小羽去逛会 

他说逛完了打电话给我 我来接你 下午去我妈那吃饭。我说知道了。

我去纹了个1chen 蒋羽问我疯了啊 我坚持要纹。

后来被开水烫的严重 太丑了 他就拉着我去洗了。

但是他的到现在还在.

下午他接到我问我 去逛哪儿了

我说随便逛逛 吃点东西

他说 别一天瞎吃街上的东西 等会又整的胃疼

到了他让我先上去 他去停车 

这两年除了过节我们都很少来 因为他妈妈有新家庭 经常来也不好。

阿姨开门看我笑了笑说 你哥呢。我说阿姨 哥停车去了。马上来。

阿姨问我 你哥和那个谢婷相处的怎么样了 

我心里想 阿姨怎么知道。 我说我不知道

吃饭的时候阿姨问 一琛 你和小婷相处的怎么样了。

他说 不怎样。阿姨又说 你谢叔叔说她很喜欢你 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商量下你俩的事

我一听筷子差点掉了 我哥说 我俩什么事都没有 我不喜欢她。

阿姨问 为什么 这孩子我见过 挺好的啊 长得也好看。赶紧找个女朋友谈两年结婚了 

我哥说 妈 你别管我 我自己知道。我和谢婷就只是普通朋友。

阿姨转头看我说 一颜 你见过谢婷吗 

我点头 她说 是不是很好一姑娘 你哥真是想什么啊。人家里也还可以。

我哥把筷子放下说 妈 你能不能别说了 我不喜欢她 也不会和她在一起。

我看他生气了拉了拉他

他夹了菜往我碗里来放说 快吃 瘦的跟什么一样。

阿姨还想说什么 叔叔示意她别说了 

她这才转移了话题问了些其他的

阿姨问我 一颜你快18了我记得还有几个月

我说 对 她说 谈男朋友了吗

我还没说话 我哥就说 妈 你是月老是吗 你还要给她介绍吗。 18谈什么男朋友又不是28

阿姨一脸茫然不知他发什么火 她说 我就是随便问问

阿姨问我 你哥怎么了这是

我说 可能是吃炸药了 

吃完饭我说我去洗碗 他进来从背后抱住我 把我吓的 我让他放开

他说 我今天确实吃药了 但是不是炸药

我说 什么药

他说 春药 你要不要试试?

我让他滚 他扯下擦手帕把我手擦了让我站好 他来洗。

洗了碗沙发上看电视 他手机响了接了说马上来。然后站起来拉我跟阿姨说我们先走了。

出去之后我问他去哪 他说 李逸阳说生日 叫去喝酒。先回去停车。

到了之后我看见蒋清也在 一点也不意外 早就猜到了。

李逸阳问 杨帆最忙什么。我哥说 不知道

李逸阳说 你俩现在可以啊 以后我来给你们打工吧。我哥说 好啊 还缺个保安。然后又打打闹闹起来 虽然李逸阳没有杨帆和我哥关系好 但是也还可以。

蒋清跟我打了个招呼 杨帆中途才来

过了会蒋清过来和我哥聊天 还说好久没见了 改天请他吃饭不会拒绝吧。 

有个女的过来说 一琛 学校好多男生追她 她都不要 就偏偏喜欢你 我就想不通你给她下什么药了。

过了会她终于走了 我站起来对他说了句 桃花真多。然后出去。

他跟着出来问我 去哪啊 我说厕所 他说 又生气了 小时候给你吃醋长大的吧

我们这是最边上的包间 过道上连个人影也没有。

我说 我没有。

他说 那我进去和她聊聊天 谈谈人生

我说 哦

他笑了笑亲上来 我推他 我说 等下别人看到了

他说 怕什么 然后又亲上来

结果蒋清出来就看见了

她惊呆了把我俩看着

她说 一琛 你是不是喝醉了 你们…

我哥说 没有 我拉了拉他示意他不要说

他拉我一把说 我们在一起了 就是你看到到那样。

蒋清被吓的说不清楚话 她说 你们不是兄妹吗

我哥说 我们不是亲兄妹。她说 可是逸阳告诉我 你们是同父异母。

我哥说 不是。她震惊的不行说 一琛 你是不是为了让我彻底死心才这么说的

我哥说先进去了

然后拉着我进去 蒋清也跟着进来 她也没跟其他人说 就时不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一眼。

后面有个女的过来跟我们喝酒 我哥说 她不喝 前段时间胃不好都进医院了。

那女生笑笑说 你这哥当的比男朋友还尽职 

蒋清听了那眼神更是把我看的毛骨悚然

回家我怕他发现纹身 就装肚子疼

他说这么晚药店也没开了 喝点水 

躺在床上他给我揉肚子 问我好点没 我摇头

他说 睡觉吧睡一觉就好了。说完就脱我衣服 

我闪到一边看着他说肚子疼 我要睡觉

他白了我一眼说 睡觉把衣服脱了睡 不然感冒。你想啥呢 我又不是情兽

我说我要去洗澡换睡裙

他说肚子疼就别洗了 赶紧衣服脱了睡觉 不然我给你脱。

他刚说完就又伸手过来 碰到肩膀 我咝了一声 他把我转过来掀开一看

然后看着我 我心虚的看着他。他说 让你不准纹 为什么不听话

我说 你能纹我凭什么不能

他把衣服脱了关灯说 睡觉

我以为他真的生气了就抱着他说 哥 我就是想和你纹一样的嘛。他不说话。 我就一直叫 哥 哥 哥。他说 闭嘴 睡觉。

我把衣服脱了准备色诱他 哪知道他都不动一下。

我手摸到他身下。他伸手抓住我的手

他说 你要干什么

我学他说了一句 干你

他说 来 让你

我尴尬笑笑说 开玩笑的 我睡了 晚安 哥。

他翻身压上来说 睡了?刚刚让你睡 你不睡 你觉得你今晚还能睡吗?

我说 哥 明天你还要早起 你冷静点啊 我肚子疼。

他说 肚子疼? 我点头 他直接顶进去。问我 还疼不疼。 

我哪还敢说话 他又动了几下问我 还疼不疼

我说 不疼了 不疼了

他说 那就好

完了他从后面抱着我 我问他为什么不让我纹

他说 怕你疼 你不是打针都怕吗 

我说 是有一点疼 

他取笑的说了一声 我还以为你要纹个哥哥在上面呢。

我说 是啊 你不早提醒我 早知道我就纹哥哥两字了

他从后面顶进去然后问我 那你现在是在和哥哥乱伦?

我骂他不要脸 他说 不要 我要你。

在第三次之后我差点骂娘了 我说 哥 你迟早会精尽人亡。

他说 死在你身上 值了

星期一下午快晚自习我看见蒋羽还没回教室 我问欣蕊。她说她也没看见。

我们吃了饭她说要去找刘奇他们玩 我喝赵欣蕊先回来了 结果她一直没回来 

上课铃响了。我赶紧趁老师没来打了个电话给她 我说小羽 你还不回来上课  

她哭着不说话 我说你别哭啊你怎么了

她说她想去死。我说你在哪啊

她说在外面 让我不用管她 她自己冷静一下

我说你等着我 我马上出来

赵欣蕊看着我趴在打电话来了我一下很小声的说 她在哪。

我说我要出去找她 她哭的很厉害

她说你没有请假条怎么出去

我自己拿笔和纸写了一张 我们请假条都是这样 反正他也认不出来。

我捂着肚子假装上厕所 刚出教室我们老师就把我叫住。我说我肚子疼。

她点了点头说快回来上课

出学校找到她 她蹲在路边哭

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才知道杨义杰从初中就喜欢一个女生 就是他们班上的。他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气那个女生。 

我看着她哭的很伤心 她说 一颜 你不知道 是他要和我在一起的 我还把第一次给他了

我愣了一下 她说 结果他都是在骗我 从来没喜欢过我。

我抱了抱她 我说 小羽 比他好的多着呢。咱们先回去吧 不然等下老师知道了

她说 我不回去 我要去喝酒 你回去吧

我看她难受的不行 我说我陪你

总觉得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有叛逆的一次

陪她疯一次也没事 如果没有这样的回忆岂不是太遗憾了

于是我俩找到一个小酒吧 她边喝边跟我哭诉 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就陪她喝。

她酒量也不行喝了没多少就开始飘了

到了快放晚自习的时间 我才拿出电话一看差点吓死。林一琛打了20个。

我真的没听到 我上课都是静音

我赶紧把蒋羽拉走 把钱给了出去打车

我在路上故作冷静的给他回了个电话 我说 哥 怎么了。

他很平淡的问我 你在哪呢 

我带着侥幸心理 万一他不知道呢

我说 我在学校啊 出租车司机回头看了我一眼

他说 我在你们老师办公室 你赶紧给我回来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跟蒋羽说 老师通知我哥了

她也吓懵了拿出手机一看对我说 我爸打了好多电话

到办公室就看见我哥和蒋羽的爸爸站在那 

我俩心惊胆战走进去 我们老师说 我们差点报警了 你俩真够可以啊 请假条作假逃课。

蒋羽酒醒了不少 说 我把她拉出去的 请假条我写的 

他爸爸过来要打他 我们老师让他别动手 要好好正面教育

我说 不是 请假条我自己写的

我们老师说 你们出去喝酒了?你们知不知道让家长多担心 两个女生逃课出去 满身酒味。像话吗。

我哥看了我一眼 我心虚的低头

我们老师让我们回去写检讨 在家反省两天再来。

蒋羽他爸边走边骂她。她先跑去收拾了东西 跟我说 我先走了一颜 我爸在下面。

教室里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我刚开口说 哥 我

还没说完他就说 进去收拾了东西走。

我哦了一声进去装东西。他进来伸手往我课桌里抽出一本言情小说

最可怕的是我看到那页折起来。还带了一点黄

我赶紧去抢 他拿书拍了我一下让我赶紧收拾东西 

然后打开我折起的那里 看了几分钟问我 谁的书

我说 隔壁班借的。他丢抽屉里说 过两天还给别人

你们知道看小说被家长抓住的感觉吗?

还是带了黄的小说 

他并没有说什么 

打了个车去杨帆家门口 看见他另外两个朋友。杨帆看着我取笑说 又被请家长了吧 

我恨了他一眼 他说 怎么坐 坐不下啊 

我说 要去哪。他说 县份上吃烧烤 我顺便去找个人。

我哥说 把林一颜送回去。我说 我不

他看了看我说 你不是都喝了酒了 不头晕?

我知道他故意讽刺我来着 我就低下头看手机

杨帆给司机加钱说挤着坐 大晚上没交警

司机答应了 他坐前面 另外两个人坐后面来了

我把书包拿起来放前面 我哥说 起来我抱你 

我就坐他腿上 杨帆转头问要不要叫李逸阳

我哥说随便你。他说 算了算了

杨帆转头问我 小一颜 你今天逃课干嘛去了 私会小男朋友吧。

我说 你才私会。我穿的裙子 他伸手进去 我吓了一跳回过头看他。

旁边那个人又问我们学校有没有好看的女同学之类的 我和他不是很熟 就和他随便聊了几句。

那人问我 那小帅哥呢。我随口说了一句 也有几个吧

他手一下顶了进去 我差点叫出来 我说 我们学校男生 都丑 很丑

我伸手去抓他手 杨帆又转过来跟我说话

他手一直在动不拿出来 我被他刺激的差点叫出来。又冷静的和杨帆讲话。

好不容易到了那家烧烤店 他把书包递给杨帆说 她要上厕所 我带她去。

他把我拉到后面厕所里面关门 问我 还看不看那种小说了 

我死命摇头 他说 为什么逃课。 我说 小羽心情不好 我就陪她喝了点酒

他把我抵在墙上亲 还说 是不是想要 下面全是水。

在车上被他弄的不行 他这会又摸我 我就嗯了一声

他伸手解自己皮带 把我翻了一下裙子里面脱下来 然后就顶进去

他抱着我说 想叫就叫。我说 万一有人过来怎么办

他说 不会 前面还有厕所 这是最远的

他说 宝贝 你今天喝的是酒还是水。怎么这么多水。

我喝了酒的原因 整个人都被刺激了 我说哥 快点。

他说 叫我名字。我不叫。他就停下来

我说 林一琛 然后他就很使劲让我多叫几声

完了他拿纸给我擦了 我意识才渐渐恢复

他说 走了 回家再做

出去杨帆他们都烤着烧烤喝着小酒

看见我们说 我以为你们掉厕所了。我说 我哥肚子疼 我在外面等他。

杨帆说 一颜 你明天上课起得来吗那么晚

我说 我这两天不用上课 放假

我哥默默的说 她被停课了

回到城里杨帆说要去我们家住 这么晚回去要被骂死

进去他就跑我哥房间躺着说睡觉 我就转身进另一间房。

我哥给他拉起来推过来 然后让我过来 

杨帆问他干嘛 他说 你睡这 

杨帆说 不嘛 我要和你睡嘛 琛琛

我白了他一眼说 恶心

我哥说 你再废话就楼梯上睡去

然后拉着我走说睡觉

杨帆在后面喊 未成年你都不放过 情兽

后面一个星期我在学校

下午下课我和蒋羽出去吃饭

结果刚出去就碰到蒋清 她说 我来找你的

我看了她一眼 她说 我来了两天了 都没看到你出来。 我说 我一般在学校 不出来。

她说 能聊聊吗。 我说我要去吃饭了

她说 就一会。 我说好吧。

我让蒋清先去吃

我和她走到边上 她说逸阳跟我说你在这里读书。 我哦了一声。 发现她一直望着我脖子。

我才想起脖子上有草莓 我到学校蒋羽看见问我 我才看见。 一整天都把衣服领往上。

我拉了拉衣服尴尬了一下 我说 什么事情啊

她说 你真的和一琛在一起了吗

我说 嗯…

她说 可是你们是没有结果的

我说 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 为什么没结果

她说 他现在事业刚起步 还算可以。如果传出和妹妹发生关系 在一起了。 多少也是有影响的。

我看了她一眼 听出她语气中带威胁。

她说 我很喜欢他 我也不信他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了。你能不能帮我和他说说好话

我说 他不会和你在一起 我先去吃饭了 朋友在等我。

她拉住我说 你就不怕我告诉其他人吗 到时候受影响可是他。

我好像第一次认识她 她以前给我的印象都是温柔体贴

蒋羽过来拉着我对她说 去说吧 草 人家不喜欢你 你就来威胁。有本事你下药给林一琛睡了啊。草 威胁一颜有用吗。

我说 你怎么来了。她说 我怕你被欺负。

蒋清被她说的有点气 问我 你真的不在乎你哥哥的形象吗 

我说 那你应该去威胁他 你不去 因为你知道她根本不怕。所以 我又怕什么。

蒋羽拉着我说走 吃饭 别理她

吃饭的时候蒋羽跟我说 行了说吧 脖子上是不是你哥弄的。

我尴尬了一下 我早上跟他说是被烫红了

我点了点头。她说 让我缓缓 我接受不了

过了会她说 所以你们是在一起了

我点了点头。她说 我的妈呀。我有点吓到了

暑假满18他叫了一些朋友吃饭

吃了饭去唱歌唱到一半。他把歌关了。他拿出一条项链 他说 生日快乐宝贝 你成年了 

他给我带上说 小时候你总像个跟屁虫跟着我 老是生病 还爱闯祸。我总在想以后你长大了交男朋友了他能不能照顾好你。但是后来想了想算了 还是我来照顾吧。别人我不放心。

旁边有个人笑着说 怎么整的和告白一样 

他说 我爱你 林一颜

在包间里的人除了杨帆都愣住了

然后又笑着说 一琛 你这搞得吓我一跳。没反应过来哥哥对妹妹也是爱。

他们以为他是指对妹妹的爱

他上来拉住我亲上去 

隔了一会放开 那些人把我俩看着 

李逸阳过来说 一琛 这…

他说 是 我爱她 男女之间的爱

那几个人不知道说什么 都愣的不行

他说 我们不是亲兄妹 没有血缘关系

杨帆过来小声问我 你哥怎么搞这一出 我都懵了。 

我说 我不知道啊 没给我剧本

那些人叽叽喳喳和他说不停

杨帆小声跟我说 这些人有几个是公司的 明天绝逼一大半人都知道了.

我说 那怎么办 不会影响我哥吧。

他说 不会 现在你哥已经稳定了 只是风言风语 

李逸阳说 不是 一琛 今天不是愚人节

他说 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杨帆尴尬的站过去把歌放了 然后说 来 唱歌唱歌。然而那些人还是把我俩盯着 没一个人理他。 

他索性关了声音话筒一丢说 行了 愣啥愣 人又不是亲兄妹在一起了你们激动个屁啊。

有两个才尴尬的说 对对 怪不得一琛不找女朋友

第二天他下班刚回来没一会

门铃就响了我开门是阿姨 

她进来就往我哥房间 看见我的衣服在他床上。

她走出来一巴掌甩在我哥脸上说 林一琛 别人早上和我说我还不信 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我说 阿姨 哥哥他。 她说 你别说话

我哥说 是 在一起了。

她说 你爸要是知道 会被你气活 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别人今天跟我说 知道是什么表情吗。说你爱自己妹妹。

他说 我爱她怎么了 我和她有血缘关系吗

她转头问我 你呢 你也跟着你哥胡闹吗

我说 对不起阿姨 是我先喜欢他的

她说 你们对得起死去的爸爸吗。死了都要因为你们被人指点 在背后说。她往前把杯子往地上砸了说 你们知不知道别人在背后怎么说你们。

我哥过来拉我 对她说 我和她怎么就不能在一起了  

阿姨气到不行 她说 林一琛 你把她送到你那阿姨那里去。别胡闹了。不然你就和我断绝关系。我丢不起这个人。

他说 妈 她是我从小照顾长大的。我努力赚钱 往上走 都是因为她。如果不是她陪着我 我早就去死了。

阿姨向他吼 林一琛 我不反对你在乎这个妹妹 但是只限于兄妹。你必须和她分开 不然你就别认我这个妈。

我说 阿姨 你不要怪哥 是我的错

她说 你的好妈妈当初把所有钱拿走了 我要告她 为了你林一琛就是不追究她。你还要害他现在被那么多人骂。  

我哥说 别说了 你回去吧 

她又对我说 哥?你还知道他是你哥 那你为什么要爬上他的床。

我呆住了 这句话让我几乎缓不过来

我哥也火了对她吼 是我强奸她 行了吗  

她说 我在问你一次 你把她送走还是跟我断绝关系。

他说 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阿姨说 好 好得很 那你们就慢慢丢人 看看别人在背后怎么说。

她说 林一琛 你要这样毁自己就毁吧。 你爸爸死都不会瞑目。

说完她就走了

他过来抱住我说 没事 

我笑了笑点头 他说 我去把玻璃扫了 别动 等下划着。 

我还没有缓过来那几句话 他过来跟我说 不舒服就早点睡觉。

我点了点头 去房间躺在床上 他接了个电话 进来 我闭眼。

他上来抱着我 我的眼泪就掉下来 他也不说话就抱着我。哭完之后我说 哥。爸爸知道真的会怪我们吗。

他说 不会。我说 为什么。

他说 相信我 爸爸肯定会祝福我们

他说 没事 他们会理解的。管他们想什么 我们自己开心不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说 嗯。他说 笑一个。我才笑起来

我说 我饿了。他说 你没吃饭? 我不是让你下午自己去吃点。 

我说 现在才饿 他说出去吃? 我摇头让他给我煮面

他去厨房给我煮面

我去厨房从背后抱住他

他问我怎么了。我说 就想抱抱你

他说 你再不放开我们就可以去床上吃了

我赶紧松开骂他 多煽情啊 就被你毁了

他笑了笑说 我说的不煽情?

我恨了他一眼就出去把电视打开看电视

他煮好面端出来给我

我说 为什么没辣椒

他点了点我额头说 都长两个痘了 还要吃辣椒

我说 我这是可爱的冒泡

他说 赶紧吃 我还饿着

我说 那你吃啊 

他很不要脸的笑 :下面饿

我拿起沙发上的靠枕打他

我刚吃完就看见他什么都没穿走出来

我眼睛一遮问他 你干嘛 勾引我?

他说 又不是没看过 遮什么。

我把手放下来 他白了我一眼说 洗澡 

我说哦 我去洗碗了。他嗯了一声

我刚开水 他从后面抱住我的腰

我穿的裤子 手把拉链解开往下扯

我说 你干什么。他说 你说呢

我说 等我把碗洗了 

他说 我又没拦着你 洗你的

我开水放洗洁精 他抱住我从后面直接进去

我碗没拿稳就掉池子里 他笑 你就这点出息?

他说 快洗 我轻点

我拿起来继续洗 他又继续用力

我又把碗掉下去喊了声 林一琛 你不是人

他在后面笑 使劲的顶 我说 不要 不要在这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

他说 不 在这做一次 乖

我只能两只手撑着洗碗台上

他一只手抱着我 一只手往我衣服里解

他说 宝贝 你还是快点开学吧 不然一天这么多次 我怕我还没到中年就不行了

我说 肾虚。他更用力的抱着我 

回床上又做了一次 他说 还虚不虚?

早上**醒是什么体验你们知道吗

我还在梦中 就感觉自己的腿被分开了 有人一直吻我胸 脖子。

我以为我在做春梦 结果一下被顶进去。我醒过来就大叫 林一琛你不是人 我要睡觉 我要睡觉。

他没管我自己动起来 趴在我耳边说 我是你湿了 帮你。

我……… 不是你一个劲摸我 我睡觉还能自己…

他说 宝贝 下次试下在车里 好不好

我说 不要 他说 为什么

我说 就是不要。他加快顶 我快到了他又抽出来 我整个人都迷了看着他。

他说 宝贝下次我想在车里。我只能说 好 好。

完了他说 我去公司了 你起来了下去吃点东西。下午我来接你带你逛街。

我嗯了一声继续睡觉

起来都中午了

我打电话问杨帆 我哥人呢

他说 放心吧好得很 你干嘛不打电话问他

我说 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人 为难他

他说 你们爸爸以前的朋友找了他闹的有点不愉快。

我没说话

他说 没事 最多口头上说下 又影响不到我们

我说 帆哥 我是不是害他 这样 是不是会毁了他的形象。

他说 毁鸡毛啊 你俩又不是亲兄妹 管别人说啥呢。

他说 一眼我这先去忙了 你别乱想了

开学的前一周下午点我哥接到我们以前房子租客的电话。说有个女的让他们搬出去 这里是她家。

我和他赶过去看见我妈和林一楚拿着行李站在门口。

我妈看见我们来了问我们怎么回事 我说房子租出去了。

她说 那我和楚楚住哪儿 让他们搬走。

我明显看见我哥脸上有厌恶的表情 他还是礼貌的说 阿姨 签了合同的 人没到期。我给你们重新找地方住。

我妈一点也没有以前对他客气讨好的样子 反而无赖起来。

我说 妈 当初钱不是让你拿走了吗 这房子是爸以前就写给哥的 你没理由过问。

她抬手就要打我 我哥给我拉到背后说 阿姨 你们先住酒店 回头我给你们找房子。

我才观察起林一楚 几乎两年没见 她模样没变 头发染了 穿个高跟鞋 化着妆看着我们。

我妈才说 酒店?那你们住哪。 

我哥说 我们住的哪地方太小了 就两房间。

我妈非要说她不去酒店 要和我们挤着住。住酒店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我哥说 行 过两天找到房子你们再搬吧。

就这样她俩一路跟着我们到家里 她坐在沙发上说 一琛 阿姨以前对你也不差吧。现在我和楚楚没办法来找你。我可是听说你现在混的不差 不至于不管我们吧。

我哥脸上依旧是厌恶的表情 我说 你当初把钱都拿走了 这才多久 钱呢?

林一楚说 她赌完了呗 我说 那你呢 你不是在读书。

她说 早就没读了

我哥把她们行李推进另一个房间让他们将就住两天。

我妈说 三个人怎么住 这个床睡得下吗。

我哥说 颜颜和我住 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我妈和林一楚都震了 我妈站起来愤怒的说 你们怎么可以在一起。

我哥说 阿姨 我现在叫你一声阿姨让你们住进来不是因为你和我爸的关系。而是因为你是颜颜的妈妈。 所以 你们要住还是要留 都可以。

我妈脸色缓了缓笑了笑说 阿姨不是这意思 你和颜颜不是亲兄妹当然可以在一起了。 

他嗯了一声说 走吧 出去吃饭

到了餐馆我妈坐下跟他说 一琛 楚楚现在没上课 把她安排到你公司上班 随便做什么都可以。你看行吗。

我哥说 公司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

她又说 我听你爸以前朋友说过 你还是有说话权的 想安排个人进去不是什么难事。一琛 楚楚也算**妹吧。

我哥说 没有适合她的工作。

我妈还想说什么 我说 好了妈 你别为难他了

林一楚笑了笑说 没事 一琛哥说不方便就别为难了。 我也不是很想去。

他把虾剥了放我碗里。问我要不要吃饭

我说不要 不饿。他说 等下晚上又饿了 家里什么吃的都没了。等下带你去超市买。

我嗯了一声 他完全把前面那两人无视了

我妈说 一琛小时候就对颜颜特别好 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林一楚笑着问我 姐 我这是要叫一琛哥姐夫。还是叫你嫂子?

我看了她一眼 我哥说 想叫什么叫什么。

吃过饭我妈说也要去超市买生活用品 他点头

停了车他拉着我走在前面 我问他 哥 你明天去上班了 我在家跟他们好尴尬。

他说 那你跟我一起去 我摇头说 算了 影响不好。你早点回来。他说 好 

过了会有个小孩吃冰淇淋满脸都是 还笑得开心。他说 你小时候就是这样的。我都不好意思说你是我妹妹。

我抬起手打他 他就往前面跑 闹了一下上楼陪着她们先买毛巾这些

他去推了个车去拿了几盒酸奶还有速冻饺子

我站在旁边找冰淇淋 他给我拉走说不准吃 我一路的不高兴。

他又过来拉我 我装作很气的样子不理他。

我妈他们跟在后面 他又讨好的来哄我

没办法他就说 好了 去拿。

我才笑起来说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我去了

去结账的时候他手机响了 我看见是杨帆

他拿起来接 他说 超市 杨帆可能问他和谁

他说 除了和我们家这祖宗还能和谁。

他说 不来了 你们喝吧

挂了电话我问他 杨帆叫你干嘛

他说 喝酒。我说 那你还不快去

他说 那好 我去了 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我把他手拉住说 别别别 开玩笑的

我先出门。晚上更

我和他现在的情况就是他们都知道他俩要结婚了。但是目前还没有。

我没更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他在 

我很好 至少目前是.

出去之后我拿了两个冰淇淋给她们

等红绿灯的时候他转头给我看着 我吃的正开心 问他 干嘛?

他说 就爱吃这些 饭不好好吃 

我说 好吃 你尝尝

他转头说不吃 

我说 吃一口嘛 吃一口

他才张嘴

第二天他一早就去公司了

我中午起来看见林一楚和我妈坐在沙发上

洗漱完了我问她 妈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林一楚看了我一眼说 什么怎么回事 她赌博输完了。

我说 你们就不做点生意吗 那么多钱 什么都没干就这样了。

我妈说 行了 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让林一琛拿点钱我们就走了 反正你现在也和他睡了。你倒是抓到好机会了。

我火了 我说 妈 他又不欠你。你知不知道你一分钱不留下 他那段时间多难。

她说 我听别人说他现在不差 公司发展也不错 

我说 那他也不是白得的 最开始每天忙的不吃饭 要不是你拿着钱走了 他也不至于当初抵押房子

她说 好了 他不是起来了吗 

我转头问林一楚 你怎么没读书

她说 不想读了呗 林一颜 怪不得当初你不肯走呢。爸如果还在 知道你们在一起了 估计也会气死吧。

我说 你们过两天找到房子了搬出去住吧 

我妈说 你自己好过了就要把自己妈妈和妹妹赶走了?要不是我把你带来 你能认识林一琛吗。

我说 你跟我联系过吗 从小到大你公平对待过吗。

开学之后下午吃过饭休息 林一楚站在教室门口

蒋羽吓了一跳拍了拍我。我说 你怎么来了

她摇了摇手上的书说 你忘带了 我给你带来

我说 今天没这个课 我就没带

她走进来说 好吧 赵欣蕊过来说 诶 这是**妹吧。 我嗯了一声。林一楚说 那我先走了 

然后又倒回来说 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叫你嫂子还是姐姐了。

她说的很大声 好几个人看着。赵欣蕊说 什么意思。 她说 她和哥在一起了啊 你们不知道啊 我以为你们知道。

我看着她 她说 姐 如果爸爸还在。知道你们睡一起 估计会气疯吧

旁边那些人开始小声嚼舌根

蒋羽过来说 在一起又怎样 不是亲兄妹还不能在一起了?

林一楚笑了笑说 可以 嫂子。我先走了。

晚自习第一节课我和蒋羽去厕所 听见里面有几个女生说 没想到她和她哥在一起了。平时看他俩那么亲密 没想到是这种关系。

另一个说 不是说不是亲兄妹吗。那个人说 反正我听说同父异母 至少身份证上是吧。这和乱伦有什么区别。

蒋羽进去说 你们是不是有病 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在一起咋了。

那个人说 那也是名义上的吧 我可是听说从小就是她哥了。

我说 那和你也没关系 就算乱伦也没乱你家。

我拉着蒋羽说走

晚上他来接我 我们班的走出来就看着我们

他问我 你今天做什么了 

我说没有

他说 那他们怎么一直给你盯着

蒋羽说 因为林一楚今天来学校 我们班同学都知道你俩…

他看了看我 我笑着说 没事 反正他们迟早要知道。

回去我妈和林一楚准备睡觉了

我哥说 阿姨 明天我不上班 带你们去看房子 我让朋友之前找的。

我妈说 那钱? 他说 钱我会给你们付半年的 你们先住着吧.然后再找工作。

我妈没说话进去了 我洗漱完出来 他让我先去睡 他洗个澡。

结果林一楚穿了个吊带裙走出来 特别暴露那种。

她说 能让我先洗吗 一琛哥。

我哥嗯了一声 我心里感觉有种奇怪的感觉 又说不上哪奇怪。总感觉林一楚和以前不一样

他看我说 想什么呢。我说我想吃西瓜

他说我去给你切 我点头。我坐沙发上总想她刚刚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我想的太多了。

她洗完了出来走过来说 姐 过几天外婆生日了 你不回去?

我说 要 我每年都回去了。她刚洗了澡里面什么都没穿 透的很明显。

我说 你去睡觉吧。她说 我想和你聊聊天 

我哥站起来说去洗澡了。我看着她。

她说 姐 下午的事对不起啊 我不是故意的 

我嗯了一声 她坐在那有一句没一句和我说

林一琛洗完出来问我 怎么还不睡觉 

我说 吃完。他走过来放到桌子上说明天再吃

他说 走 我跟林一楚说 你还不睡吗。她说马上。

我伸手让他抱我 他过来说 你还小?我说 抱不抱 不抱我就在这睡。

他说 你是飘了吧 进去老子再和你说  

然后又把我抱起来 你完了 林一颜

完了之后我问他 哥 你有没有觉得楚楚怪怪的

他说 怎么了 我说 没事没事。我明天不想去学校。他没问原因就说 好 明天请假。

第二天带着他们去看房子

也是两室一厅的 房东说还有一个星期才能搬过来 以前住的那家人还有东西。

我哥先付了钱 回家之后他跟我妈说 你们先将就住几天 到时候搬过去吧。

我妈又说她们没工作之类的 让楚楚去他公司

他说 没有适合她的 你们慢慢找 不急

他说杨帆叫喝酒带我去

我当然不想和她俩呆一起 就说好

在酒吧和他们坐了一会 杨帆去了趟厕所回来跟我说 我好像看到你那个妹了 在那边和一个男的拉拉扯扯。

我说我去看看。我哥跟着我。去看见一个男的在厕所门口扯她 她又让那个男的放开。

她看见我们跑过来抱着林一琛 那个男的说 林一楚 他是谁。 

我哥把她放开说 我是她姐夫。

我问她怎么回事

那个男的恨了她一眼走了

她说 我不认识他 我和方惠在这玩 他就拉着我让我去喝酒。

我说 方惠呢 她说在前面 她先走了。

第二天晚上他接到我下课回去

在楼梯口听见女的呻吟的声音 还说 你快走 等下我妈他们回来了。

那男的说了一些很恶心的话 然后又是女的呻吟声。 我听出来是林一楚。

上去就看见那天酒吧那个男的压着她手放在裙子下面 她两只手搭在那个男的肩上

然后看见我们吓的说 他跟踪我 

我哥开门把我拉进去 脸上又是一副厌恶的表情 对那个男的说 不认识你就赶紧滚 认识 酒店都开不起?

那男的灰溜溜的下楼了

我问她 妈呢。她说 她说去朋友家住

我嗯了一声也没问她和那男的

她每天晚上都穿个吊带晃来晃去

好不容易搬走了 她和我也一段时间没联系

他们搬走后 我和他当什么也没发生 这两人没存在一般。

那天下午我和蒋羽趁吃饭出来买东西 我正好想去找他玩下。我很少去找他。

在对面就看见谢婷和他有说有笑的进去 我站在一个餐馆门口 蒋羽说 **真恶心人家有男朋友还这样。

餐馆老板看见我们的眼神说 你们说刚刚那个女孩啊 他们是情人啊。

我说 情人? 那老板说 那女孩天天在我们这买饭说给他男朋友送。

我哦了一声 就拉着蒋羽走了

一连两天我也没问他 只是和他冷淡的不行

他要碰我 我说不舒服 他看我好像真不舒服就没动我。

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之前跟我表白很久了 我拒绝了很久。 他那天下课追到校门口跟我说 一颜 我要转学了。

我说 为什么 高三了还转学? 他点头。

他摸了摸我的头说 以后还会再见的 

我笑了笑 他说那我先走了 我点头。

他伸手抱了抱我说 再见。

我出去看见林一琛站在那里脸色很难看

我知道他肯定看见了我也懒得解释 

他开车快到的时候问我 你没什么要说的?

我冷淡的回了句 没有。他笑了笑 对 冷笑

停了车我没理他自己走的很快 刚走到二楼他来拉住我 我说 干什么?

他说 你真没什么要说的?

我甩开他上楼去开门

他上来抱起我很气的甩床上

裤子解开把我裙子里面扯下来 一下直接进去

我说 放手 他说 他是谁 我说 你管不着

他说 你这两天这样就是因为他 你喜欢他?

我说 是 我就是喜欢他

他从来没有这么用力过 我痛的不行推他

他说 林一颜 你凭什么喜欢别人

我觉得特憋屈就哭出来 我说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你和谢婷呢 她不是天天给你送饭吗

他愣住了 我说 前两天我看见你和她了 你公司对面餐馆老板说她天天给你送饭 还说是你女朋友。我用手打他 我说 林一琛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他拉住我说 谁告诉你的 我天天和杨帆一起吃饭 谁给我送饭了。

我说 别人都看见了 还骗我吗 又不认识我。

他起来拿出手机拨号给杨帆 开个免提 他说 老子是不是天天和你一起吃饭。中午下午。

杨帆愣了下说 是啊。

杨帆说 咋了

他说 林一颜说楼下餐馆说谢婷天天给我送饭

杨帆笑个不停说 我怎么不知道 难道真的送了

我哥说 滚 

挂了电话问我听到没有

我半信半疑 他系好皮带拉起我说走

出去打了个车到公司楼下

那个餐馆还开了门 他进去问老板是谁

有个服务员指了下在门口坐着的。

他拉着我去问 谁天天在你们这给我端饭了

老板吓了一跳说 没 没有啊 

我说 明明是你前两天和我说的

他说 我说的不是他啊 是旁边的

我尴尬的不行

他没理我往前走 我追上他说 哥 哥哥 我以为他说你呢

他没理我打了车到了自己往楼上走 我在后面追他一下把脚崴了啊了一声

他跑下来问我怎么了。我说脚痛 他说 你走路不能慢点?其实一点都不疼

他揉了下问我痛吗 我点头 我说 你先走吧 我自己在这坐会 等好了再上去。

他白了我一眼抱起我往上走

他把我放沙发上问我哪里痛

我眨着眼睛望着他说 心里

他说 你骗我?我抱住他说 谁叫你走那么快 我不是故意的嘛。那个老板明明当时看着你说的 我就以为是你。

他说 然后呢。我说 然后就误会了啊

他嗯了一声站起来进房间。

我走过去说 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还要这样

他说 你都喜欢别人了 我还要怎样

我才反应过来他为什么生气

我讨好的去摇他说 他是我同学 明天就转学了 就多说了几句话。真的。

他嗯了一声 我说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他哪有你好看 长得没你高 眼睛没你大 我把我能想到的词都夸了他一次

他还是嗯了一声

我气极了冲他骂了一句 你是女的吧这么小气

他一把给我扯过去说 你再说一次?

我说 我说你长得好看 好看 

他说 你说我是女的?

我说 没有没有没有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