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虐心言情小说 | 隐婚老公不节制,沐浅夏 容谦,隐婚老公不节制在线阅读

带你读小说推荐2019-01-15 22:40:08

虐心言情小说 | 隐婚老公不节制,沐浅夏 容谦,隐婚老公不节制在线阅读

  D市。

  南郊偌大的别墅区灯火通明,低调奢华的建筑风格在深浓的夜色里更显神秘。

  这样一片灯海里,却唯独有一处荒黑无比,没有一星半点的光亮,愈加显得格格不入。

  沐浅夏打开门,屋内漆黑一片,她伸出手臂顺着冰冷的墙面摸索,还没等摸到开关就听到‘啪’一声,整个屋内的灯全部亮了起来,她微微眯眼,仰头看见面前高大的男人。

  “你怎么回来了?”

  她声音平静,这三年守着这个空荡荡的房子,已经麻木到淡漠。

  容谦扯了浴巾往浴室走,英棱的俊脸毫无波澜,薄唇轻启:“今天是你的排卵期。”

  浴室的门被哐当一声关上,沐浅夏嘲讽的勾唇,是啊,只有在每月的今天他才会回来,这么重要的日子,她倒是忘了。

  不知过了多久,浴室里的水声突然停了,沐浅夏迷迷糊糊中感觉一只冰凉的大手覆上她的腰间,一路往下。

  突如其来的陌生触感让她浑身战栗,猛的清醒过来,沐浅夏下意识的双臂环胸,男人性.感薄唇在她耳根处轻擦,她甚至能看见他深邃双眸里泛起的渴求。

  “一定要这样吗?”

  沐浅夏闭眸,任由他在颈间轻啃慢咬,男人的动作倏然一滞,双眼迷离的看着她。

  “怎么了?”

  他声线暗哑,明显压抑至极,沐浅夏沉默,这三年来她就像后宫里天天盼望帝王临幸的王妃,比起妻子,她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指定的生育工具。

  只是可惜……三年来她也没让自己怀上容家的种子……

  “没事。”

  半晌,沐浅夏只是淡淡说了一句,然后双手主动环上他的脖颈,感受到他的炙热,她轻轻嗯了一声,而这哝软声音似乎打开了他渴求的闸门……

  男人深深浅浅的吻落在她身上,唇舌带着潮湿和濡烫让她心尖发麻。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电话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容谦幽眸扫了一眼,本来不打算理会,可是屏幕上跳跃的名字赫然映入瞳孔,他身体微微一怔,随即停了动作从床上下来。

  沐浅夏微愣,这还是第一次,容谦会在做这种事的时候中断。

  毕竟,他需要一个孩子。

  “若水?”

  容谦温沉的嗓音,带着几分犹豫喊出那个名字。

  床上的沐浅夏又是一愣,下意识的集中听力,却见容谦随手捡起地上的衬衣往落地窗走去。

  她只隐约听见他温声细语的说:“嗯……没事,我有时间……别急,我马上过去……”

  沐浅夏起身,看着那头的背影。

  景院中的灯光照射下来,映的他侧脸柔和,就连声音都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结婚三年,她从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原来也可以如此耐心温柔。

  心抽了抽,沐浅夏下床,披了一件衣服朝他走去。

  容谦却先一步挂了电话,越过她开始穿衣服。

  沐浅夏拽住他的手臂,眉头紧蹙:“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02 我才是你的妻子

  容谦甩开她的手,一脸的不耐烦,“她回来了,我要去找她。”

  她?

  沐浅夏冷笑,狼狈的后退两步,“我不许你去找她!”

  “容谦,我才是你的妻子!”

  妻子?

  男人唇角邪肆扬起,“沐浅夏,结婚三年,你哪一点做的像个妻子?!”

  她有哪一点不像?

  怪她三年都没有怀上身孕吗?

  “容谦……”沐浅夏张嘴,想说点什么,却见那人已经穿戴整齐,往门外走去。

  嘭——

  房门被狠狠甩上。

  沐浅夏浑身瘫软的坐到床上。

  眼角酸涩,却始终没有莹润泪液流下,因为三年前她就发过誓,不会再为任何男人流泪。

  可是心里,为什么这么难受?

  甚至比三年前,男友劈腿,自己喝醉酒上错床,被迫和容谦结婚还要难受……

  她本该排斥他的不是吗?

  伸手捂住双眼,沐浅夏深深地吸了口气,咽下那抹难过。

  脑海里不禁划过容谦的俊脸,他曾在所有人唾弃她的时候,牵起她的手。

  虽然沐浅夏知道,这个男人可能不爱自己,却从来没想过,这个男人心里藏着别人。

  既然藏了人,为什么当初还要毅然决然的娶她?

  沐浅夏躺在大床上苦涩勾唇,慢慢闭上眼。

  ……

  翌日八点多,沐浅夏如常到了公司。

  她和容谦隐婚三年,明面上她只是荣氏集团一个员工而已。

  所以,同事们才会跑来跟她,讨论容谦的粉色绯闻。

  “浅夏你知道吗?咱们容总有女朋友了!”

  沐浅夏蹙眉,“你们这样讨论上级……”

  “哎呀!”另一个女人也凑过来,满脸暧昧,“容总才不在乎我们讨论呢!要不然他也不会一大早公然带那个女的来公司啊。”

  “就是就是!容总女朋友可真漂亮啊,又有气质……我就说容总迟早得被别人抢走吧,呜呜呜……”

  耳边叽叽喳喳乱作一团,沐浅夏的心咯噔一下沉了下去。

  他带她来公司了?

  虽然他们之间是隐婚,但也不至于要如此给她难堪吧?

  “都吵什么呢!”

  经理严声历下,整个办公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沐浅夏深吸一口气,垂眸却见眼前递过来一打文件。

  “浅夏,你一会儿把这些资料给容总送过去。”

  经理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脸色相,其他同事忍不住扔过去一堆白眼。

  沐浅夏点点头,没有理会经理的眉来眼去,继续埋头工作。

  午餐时间,沐浅夏没什么胃口,她看了眼右手边的资料,又抬脸看了看总裁办公室那扇紧闭的门。

  这三年来他们在一个公司,却在不同的世界,外人面前他们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

  扣扣!

  沐浅夏敲了两下门,里面男人冷郁低沉的声音传来,“进。”

  她深吸口气,扳动把手,门刚刚开了一条缝就听见有女人声音传来。

  “阿谦,这是我特意去给你买的香煎小牛,不放芥末对吧?”

  女人声音温柔似水,以至于沐浅夏脚下的步子迟迟未动,更不敢抬眸。

  转椅上的男人没有理女人的话茬儿,幽暗眸子看向门口,微微蹙眉,“怎么不进?”

03 我有家室了

  沐浅夏硬着头皮进来,二人亲密的画面在她眼里形成强大的视觉冲击。她看见女人坐在容谦的大腿上,小鸟依人的环着他的脖颈。

  男人看着她的眸底浮起似笑非笑的光影,并没有推开怀里的人,只是冷声问,“有事?”

  浅夏一秒都不想再多待下去,慌忙把资料放到办公桌上,“容总,您要的资料,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樊若水美眸在她脸上扫过,唇角微微勾起,女人的第六感永远精准无误。

  她笑的更甚,把脸埋在容谦颈间,“阿谦你看看你,永远这么闭塞无情,不过还好,过了这么多年,你所有的喜好我都记得……对了,今晚……要不我去你家?”

  沐浅夏走到门口的身子微微一僵,呼吸猛的一滞。

  她想赌一把,赌他会不会同意,如果他点头,那么走出这扇门,他们三年风雨飘摇的婚姻就彻底结束了。

  容谦看着她愣在那里的背影,不动声色的将女人紧紧攀附的手臂拿下来,声音淡漠,“我有家室了,你去恐怕不太合适。”

  那一刻,樊若水脸上的笑容僵住,沐浅夏却心头微动,她敛了敛眼睫,带门离开。

  ……

  下午过得很快,沐浅夏一下班就一溜烟的钻进了电梯,虽然知道他乘坐私人电梯不会碰到,可她还是害怕那万分之一的偶遇。

  乘坐的地铁到站,到别墅区还有一段的距离,沐浅夏一般都选择步行。

  以前容谦是给她买过车的,可她不爱开,就像那栋大别墅一样,再好,终究也只有她一个人住。

  回到别墅,沐浅夏摁了密码开门,一楼大厅灯火辉煌,却没看见人影,她放下包向二楼卧室走去。

  室内没有开灯,借着门缝映射进来的光亮,沐浅夏隐隐约约看见男人伟岸的身影隐在大片黑暗里,只有骨节分明的指尖那一点烟火格外刺眼。

  “回来了?”

  暗色里他声音性感沙哑,浅夏开了灯,男人雕凿俊朗的面庞瞬间清晰。

  “今天不是我的排卵期。”

  她径直走到桌旁倒了一杯水,声音说不出的疏离。

  男人将烟蒂捻灭,“这是我家。”

  是吗?浅笑嘲讽的扬唇,终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空气里让人窒息的死寂,容谦忽然起身,“今晚我住这儿,刚刚妈打电话来,让我们明天回去一趟。”

  “不上班了吗?”

  “你的假我准了,明天我去公司开个早会就过来接你。”

  浅夏微微仰脸,男人坚毅的下颌线条完美,只是渐渐被眼中升起的水雾模糊,今天下午在办公室的事情他只字不提,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我去洗澡。”

  沐浅夏快速向门口走去,男人站在她身后的目光清寒,“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她脚步顿住,“那你呢?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哪怕是她亲眼所见,只要他说不是真的,她就相信。

  可是男人只是冷冷勾唇,薄唇吐出两个字:“没有。”

  她早该想到的,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肯对自己多施舍只字片语?

  笑了笑,沐浅夏开口,“那我也没什么好问的。”

04 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心

  沐浅夏进了浴室,门被“哐当”关上。

  男人站在原地,周身淡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丝丝森然,只是唇角勾起的弧度讥诮。

  结婚三年,无论他怎么挑衅怎么胡来,她永远都是那张淡然无所谓的脸,有时候他真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心?

  沐浅夏洗澡回来时男人已经闭眼睡了,她轻手轻脚的在床边躺下,在忐忑不安中徐徐入睡。

  ……

  沐浅夏醒来时床边已经没有了温度,只有揪起的床单证明他昨晚真的来过。

  起床洗漱后简单啃了几口面包,没什么食欲,她看了看挂钟上的时间,然后从衣柜里挑出一件淡黄色连衣裙换上。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了,她看了看上面跳跃的名字,摁了接听。

  “喂?”

  “下来。”

  容谦声音淡漠,于她从不肯多言一个字。

  沐浅夏提了手包匆匆下楼,一辆崭新的黑色宾利停在楼下,她乖乖上车。

  逼仄的车厢压迫感十足,二人都是沉默箴言,车子在马路上快速行驶,没多久便到了老宅。

  无论在外人面前怎样,在长辈面前总是要装的足够恩爱。

  容谦一把握了她的玉腕,陌生触感让沐浅夏微微一怔。

  “爸,妈,我们回来了。”男人拉着她到沙发旁坐下。

  叶茜见儿子回来,立刻笑眯眯的迎过去,保养尚好的脸上没有一丝褶皱。

  “我的宝贝儿子你可算回来了,再不来妈都要想死你了!”

  说着连忙招呼佣人去做晚饭,又扫了眼身旁的沐浅夏,眼神里止不住的嫌弃。

  “最近去过医院吗?你看看你这不争气的肚子!三年了,随便找个女人都能让我抱上孙子了!”

  沐浅夏抿了抿唇,垂眸不语,容谦替她解围,“妈,孩子的事急不得,我和浅夏都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您就别操心了。”

  叶茜脸色稍缓,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让佣人拿来一个盒子,一脸满足的看着容谦,“过几天你生日,这些邀请函我都已经派人提前做好了,地点我也提前预约好了。”

  容谦微微蹙眉,“妈,我说过我不喜欢太热闹的场合……”

  “你妈的一片心意,别推辞了。”

  容敬伟从二楼下来,镜片后的眼眸犀利,“到时把浅夏的父母也都叫来,我们两家好久都没有坐一起吃过饭了。”

  容谦不再拒绝,淡淡应了声,“好。”

  叮咚——

  门铃突然响起,佣人过去开门,众人目光齐刷刷看过去。

  樊若水一身得体白色长裙,身姿曼妙妆容皎好,脚下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没有丝毫声响,一进门便礼貌喊人,“伯父好,伯母好,容谦今天也回来了!我只是想来看看二老,你不会介意吧?”

  男人脸色沉了下来,眸色阴暗,就连沐浅夏脸上都挂着难掩的尴尬之色。

  “你来干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女人的呵斥声。

  樊若水回眸,看见站在那里的年轻女子,立刻笑盈盈的说,“容羽回来了啊?”

  容羽是容谦的亲妹妹,平日高傲刁蛮,最看不惯女人假惺惺的姿态,她冷哼一声,直接从樊若水身旁走过。

  然后耷拉着小脸儿跑到容谦面前控诉,“哥,你怎么什么女人都往家里带?”

05 无爱的婚姻游戏好玩儿吗

  容谦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小孩子不要乱讲话。”

  “我没有!”容羽不服的仰头,“我也不是小孩子了,都已经大学毕业了!”

  “行了!”容敬伟不耐烦的打断,又扫了眼站在门前的樊若水,沉声道,“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吃过饭再走吧!”

  “好!”樊若水笑容满面,忙把手里的礼品都递到佣人手里,然后毫不客气的走到沙发旁,扫了眼容谦旁的位置,刚想坐下就被容羽抢先。

  她挑衅的瞪着樊若水,“哥哥旁边的位置是留给夏嫂嫂和我的,外人坐一边儿去!”

  樊若水面色铁青的看着面前骄横跋扈的大小姐,咬咬牙忍了。美眸又扫了眼乖乖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沐浅夏,唇角勾起一丝轻蔑,早就派人把她查的一清二楚,她迟早要顶替她容太太的身份!

  叶茜看这场面头疼的皱眉,“我去厨房帮忙。”

  “妈,我陪您吧!”

  “我陪您!”

  两个女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樊若水不屑的看了眼同时起身的沐浅夏。

  容羽冷哼,“外人跟着凑什么热闹?夏嫂嫂才是容家的儿媳!”

  “行了别吵了!”叶茜瞪了眼唯恐天下不乱的容羽,道:“我自己去!”

  等待午饭的时间,容敬伟和容谦下完了几盘棋,容羽去楼上休息了。

  樊若水睨了眼旁边的女人,起身到那头正在倒水的男人面前,声音娇媚,“阿谦,我也渴。”

  容谦将手里的那杯水递给她,又重新倒了一杯,眉眼里全是耐心。

  沐浅夏别开目光,忍住心里的刺痛。

  见容敬伟也进了卧室,樊若水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直接娴熟的坐到容谦的大腿上,笑眯眯的说:“阿谦,无爱的婚姻游戏好玩儿吗?如果哪天你玩儿腻了,就娶我吧。”

  说完她眸底泛起厉色,因为知道容谦不会当面驳斥她,毕竟她已经有了足够的筹码来拴住这个男人,即便不是心。

  容谦勾了勾唇,将她轻放到沙发上,声音温柔,“乖,要闹也得分场合。”

  沐浅夏表面平静,快步去了洗手间,容谦看着她的背影,眸底微动。

  关上门,沐浅夏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啪嚓——

  梳妆台上的玻璃化妆品突然落地,在空荡的浴室里发出巨大声响。

  容谦心头一紧,两个箭步便迈了过去。

  打开门看见沐浅夏缩着身子坐在地上,脸上的泪水因为慌忙还没来得及擦干。

  他眉头微拧,心也跟着拧紧,下意识的蹲下身检查她的身体。

  “伤到哪里了?”

  沐浅夏双眼空洞的摇头。

  见她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容谦才冷然勾唇,一手捏了她光滑的下巴,居高临下的俯瞰,“你哭什么?嗯?告诉我?你有什么好哭的?”

  别说眼泪了,这三年,就连她失控的模样都很罕见。

  沐浅夏看着男人英俊的眉宇,眼神渐渐聚焦,她苦笑着问他,“容谦,游戏婚姻好玩儿吗?”

  男人微微一怔,紧接着眸底浮起奇妙的光影,“怎么?你也会介意?”

  沐浅夏狠狠抹了一把泪,冷笑,“我有什么好介意的?如果介意,那这段婚姻又是怎样维持三年的?”

06 我去找她

  答案显然不是容谦想要的,他狠狠甩开她,目光冰冷。

  “沐浅夏你知道吗?作为一个妻子,如果连最起码的嫉妒都没有,那这段婚姻就算维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所以呢?他是要和她离婚了吗?

  “阿谦,发生什么事了?”

  樊若水在外面早就沉不住气了,听见容谦厉声冷语,马上跑过来伸着脖子往里看。

  容谦烦躁的扯了扯颈间的领带,看了她一眼,“没事,出去吧。”

  砰!

  门突然发出巨大声响,沐浅夏猛的站起身跑出去。

  容羽恰巧从楼梯上下来,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不见了人影。

  见樊若水和容谦同时从浴室走出来,容羽气的蹙眉,扯尖了嗓子叫道:“贱女人!假好心也不看看场合,好不容易吃顿团圆饭全被你毁了!”

  “哥!你还不快去追夏嫂嫂!”

  “喊什么呢?”叶茜闻声从厨房出来,雍容华贵的脸紧绷。

  容羽赶忙告状,“这个贱女人把夏嫂嫂气走了!她正在气头上,自己又没有车,万一不小心出了事可……”

  容谦听到这里眸色一沉,“我去找她。”

  樊若水立刻跟出去,尴尬的冲叶茜笑了笑,“伯母,那我也先走了,不好意思打扰这么久。”

  出了门,容谦腿长步阔。

  樊若水在后面追的气喘吁吁,“阿谦等等我!你真的要去找那个女人吗?”

  男人脚下的步子倏然停住,一双森寒阴鸷的眸子盯的她脊背发凉。

  樊若水怯怯的开口,“阿……阿谦……”

  “若水,无论怎样沐浅夏都是我的妻子,我希望你以后做事不要再像今天这样没有分寸。”

  “可是你爱的人是我不是吗?”樊若水一把搂住男人的脖颈,声音激动,“曾经你为了我学做饭,为了我学唱歌,难道你都忘了吗?”

  男人双手自然下垂,没有回抱她,只是淡淡的说,“三年足够改变很多,当你选择为演艺事业离开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结束了。这次回来我答应照顾你,但……”

  说到一半,容谦将她轻轻推开,薄唇抿的僵直,最终也只说了句,“我先去找她。”

  沐浅夏不知跑了多久,老宅附近没有交通工具,因为来这里的人基本都是驾车过来。

  眼泪不停的被风吹干,又不停的落下。

  她坐在路边缩着,嘲讽勾唇,没想到,她竟然又为男人落泪了。

  “浅夏?”

  一只温热的大手落在肩膀,沐浅夏抬头,急忙抹泪:“学长……”

  来人是苏修,沐浅夏大学时候的学长,待她很好的人。

  男人目光温润,黑曜双眸映着自己瑟瑟发抖的模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修伸手将她拉起,沐浅夏双眼空洞的看着他,半晌也只是摇了摇头。

  “生病了吗?”苏修一脸担忧的将她抱进车里。

  从大学开始他就是这样,温柔无害,对沐浅夏宠到了骨子里。可惜天意弄人,她最终却嫁给了那个冰冷的男人。

  见她从始至终一言不发,苏修微微慌神,

  “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了。”沐浅夏摇了摇头,“我要回家。”

  “好,我送你回家,但你要先陪我去吃饭。”

07 容谦欺负你了?

  苏修声音温柔好听,低头为她系安全带时,若隐若现的侧脸,线条柔和而俊美。

  沐浅夏木讷的点了点头,任由他开车去任何地方。

  车子最终在一家西餐厅门外停下。

  苏修带她入座,所有的菜品和餐饮都点了一份。

  看着她将自己切好的牛排一口一口吞下去,他才俊眉舒展,低声问她:“出什么事了?容谦欺负你了?”

  提起他的名字,沐浅夏手上动作倏然停住,眼眶的液体又忍不住往下落。

  苏修慌忙的拿过纸巾替她擦泪,边擦边哄,“好好好,不提他,别哭了。”

  完全失了胃口,浅夏放下刀叉,声音疲倦,“送我回家吧。”

  苏修不再多问,开车送她回家,亲眼见她上楼才放心离开。

  ……

  容氏集团顶楼,容谦一身黑色西装肃穆森寒,刀刻般英棱的五官深沉冷郁,因为极少出现在办公区,所以女员工们纷纷一副花痴脸,想尖叫又不得不抑制。

  淡淡扫了眼沐浅夏的位置,空无一人,男人的脸色愈加深沉。

  从老宅出来,他一路开车寻找,那条唯一的马路上根本没有见到她的身影。

  别墅也没回,现在居然连公司都不来,她能去哪儿?

  “容总,”秘书过来,在耳边低声提醒,“高层会议马上要开始了。”

  “知道了。”容谦淡淡扫了眼办公区,又将手机递到秘书手上,“拨这个号码,直到打通为止。”

  秘书不明所以,看着手机点点头,男人进入电梯的那一刻,办公区瞬间炸开了锅。

  “容总今天好帅啊!!”

  “哇!你们看他那眼神,那身材……”

  “一脸的禁欲感……啊啊啊……”

  秘书头疼的揉额,厉声呵斥,“吵什么吵!都没有工作了吗?容氏可不养闲人!”

  “……”

  叽叽喳喳的一群人瞬间鸦雀无声。

  会议室。

  液晶大屏幕前有人正认真讲解设计理念,秘书轻手轻脚的进来,将手机递到男人面前,“容总,电话打通了。”

  容谦微微点头,秘书带门离开,将手机凑到耳边,他沉声开口,“在哪儿?”

  沐浅夏倒在大床上,声色疲倦,“在家。”

  男人微微蹙眉,她什么时候回去的?

  “怎么不来公司上班?”

  “身体不舒服。”沐浅夏有气无力,淡淡一句,“没事我先挂了。”

  身体昏昏沉沉,越不想想那些画面,脑子里越是快速闪现二人亲密的模样。有时候她甚至想,这样的婚姻真的有意思么?

  想着想着眼皮渐渐沉重,她平躺在大床上,安静的睡着。

  ……

  容谦匆忙开门的那一刻,看见床上躺着的女人小脸儿瓷白,呼吸平缓均匀,只是微微蹙起的眉头有几分凄然。

  “沐浅夏?沐浅夏!”男人走近,大手摸上她的额头。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沐浅夏缓缓睁开眼,男人一张俊脸赫然映入瞳孔,她下意识的坐起来,惊诧的看着他,“你怎么回来了?”

  “不是不舒服么?我带你去医院。”他看着她,声音冰冷。

  沐浅夏摇摇头,“不用麻烦你了。”

08 你爱过我吗

  容谦眉头蹙的更深,眸底渐沉,因为她的一句不舒服,他丢下一层高管赶回来,现在她居然对他说不用麻烦?

  “容谦。”

  “沐浅夏。”

  二人同时开口。

  容谦脸色稍稍缓和,“你先说。”

  她止住哽咽,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开口,“你爱过我吗?”

  那一刻,她看见他漆黑的瞳孔微微放大,只是最终也没有等到答案。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容谦略微慌张的起身接了,“喂?”

  “大少爷,上班时间不在公司你去哪儿风流了啊?”

  那头男人痞气邪肆的声音传过来。

  容谦没理他的调侃,淡淡的问了句,“有事?”

  “我在你办公室,听说你最近带女人来了?没看出来啊,金屋藏娇也不跟兄弟说一声?”

  这么多年的朋友,顾洛的不正经他已经见怪不怪,毕竟是顾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风流跋扈也很正常。

  容谦直接一句,“我马上回公司。”便挂了电话。

  “你真的没事?”收起手机,男人又回身问了句。

  沐浅夏如同呆滞的木偶般摇了摇头,然后躺回大床上,用被子蒙住全身。

  “那我先回公司了。”

  “……”

  她没有说话,直到听见关门声响起才把头探出来。

  走出大门的容谦久久不能再迈开步子,他的耳边似乎还回荡着沐浅夏那个问题。

  爱她吗?还是不爱?

  下午天色昏沉,六月梅雨季节,闷闷的雷声由远及近,沐浅夏起身倒了杯水,突然看见手机屏幕响起。

  她点开陌生号码发来的消息,两张照片配着文字赫然放大在眼前,她的心跳一空,无力的瘫软到床边。

  照片上,容谦面容青涩阳光,一手拿着吉他,另一只手臂将樊若水紧紧搂在怀中,脸上的笑灿烂到刺眼,下面配文:他为我学会唱歌,也只给我一个人唱过歌。

  另一张,大概是三年前他们还没有分开的时候,酒店的大床上,男人闭眸吻上樊若水的面容,深情而温柔。

  沐浅夏再也看不下去,将手机扔回床上。

  她终于明白,自己的心为什么会如此疼痛了。

  是因为爱啊,她爱上容谦了……

  躲在卫生间哭的肝肠寸断,直到眼眶红肿声音沙哑,沐浅夏才缓缓起身,用凉水洗了把脸。

  出来时天色已经彻底黑透了,她从抽屉里拿出好久不吃的安眠药,服了一颗。

  总觉得没睡多久,沐浅夏就被摇醒了。

  “沐浅夏!沐浅夏你醒醒!”

  肩膀吃痛,浅夏皱了皱眉,缓缓睁开双眼,泪水毫无意识的滑落。

  只是她的眼神没有聚焦,像呆滞的玩偶一般,让容谦心尖一缩。

  语气也些许慌乱,“这药……你吃了多少?”

  “……”

  她呆呆的看着空气中的某一处,没有任何回应。

  容谦心脏猛的沉了下去,使劲晃动她的肩膀,“沐浅夏,你看看我,你看着我。”

  她莹润的水眸微动,眼神终于看向他的双眸,只是泪水仍流个不停。

  “到底怎么了?”

  容谦第一次慌了神,不知所措的将她揽进怀里。

  她下巴抵在他的肩头,忽然轻声开口,“容谦,你会弹吉他吗?会唱歌吗?会在我睡觉的时候偷偷亲我的额头吗?”

  男人身体微微僵硬,沐浅夏勾唇,“离婚吧。”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